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Frisk的回归

背景:Underswap和平线,福猹都是好孩子。私设Temmie也是一个物种。

一发完结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有评论有动力!

 目录


———————————————————————————————

 

那个孩子总是在自言自语,Papyrus看着拿着Sans做的塔可饼一脸苦相的Chara这样想着。

 

“喂,我说你不要笑了!你没有试过怎么明白这种味道!”Chara压低声音说到。

 

撑着头骨假装看电视,但偷偷支楞着——好吧,没有耳朵,也许是耳洞——听着的Papyrus没有听到任何回应,更没有感知到除了他和这个孩子以外的任何生物。

 

可是Chara还是继续仿佛和谁在说话,“不要笑啦!我真的很想知道骷髅到底有没有味觉,他们是怎么吃下这么可怕的东西?”

 

“哦,小鬼我们当然有味觉。”Papyrus懒洋洋地开口,“否则我们就要少掉很多乐趣了。”

 

“啊!Papyrus!?你听到了?”Chara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好像做了什么事被发现了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

 

“Puff!”Papyrus叼着烟闷闷地笑起来,“小鬼,别一惊一乍的。你的声音可一点也不轻。下次小心点,可别被Sans听到了。”

 

“OK…”Chara也懒洋洋地对Papyrus说到。

 

———————————————————————————————

 

Chara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Asgore拜访骷髅兄弟时,带来了这个消息。

 

“Tori已经去找Alphys帮忙了,所以我先来这里问一下。这个孩子最近总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Asgore稍稍地抱怨了两句。

 

“华丽的Sans也能帮忙!”

 

“哦,哈哈,小Sans当然可以帮上我。”Asgore笑道,“如果在附近看到Chara帮我叫TA回家好吗?”

 

虽然Papyrus感觉这是一种纯粹的哄孩子的语气,但Sans明显的更加兴奋了。

 

“没问题!华丽的Sans一定会把话带给人类的!MWEHEHE!”

 

于是,在Asgore道别之后,Sans就冲出了家门,充满了精力地乱跑,想要把Chara找出来。

 

Papyrus?

 

哦,他当然是守在家里。

 

用他的话来说,是为了防止Chara来的时候,家里没有人。

 

Sans表示怀疑,但无法反驳。

 

“所以Papy你一定要好好呆在家,不要睡觉或者去Muffet's,好吗?”

 

“OK,bro。”Papyrus打了一个呵欠。

 

“Papyrus!”

 

“相信我,bro。如果小鬼来了,我会看着TA直到你回来,好吗?”

 

“华丽的Sans当然相信他的兄弟!那我走了Papy!”

 

“OK,bro,我等你回来。”

 

最后那个小鬼还是Alphys找到的,在Flowey村,和一群Temmie在一起。

 

不管是Flowey们、Temmie们还是Chara,他们还都相处的不错,Chara甚至抱着一只Temmie不肯不放手,最后Alphys直接把他们一起拎了回来。

 

———————————————————————————————

 

“你真的要试?”

 

“嗯!反正我们还有秘密武器,所以就算失败也没有关系吧?”

 

“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吧?你什么都不知道还想乱试?啊…为什么Frisk不阻止你!”

 

“因为我想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

 

“嘿!人类!”在惯例的巡逻中,Sans看到了好朋友的身影,“你要去哪儿?”

 

“哦!你好啊,Sans!”Chara四处瞄了一下,很好,只有Sans一个人。这就好糊弄多了。

 

“Emmm…人类,我觉得你有什么事瞒着华丽的Sans!”

 

“没有啊!”Chara挺着胸膛,大声地宣告一般的,“我只是去Flowey村逛逛罢了。Temmie也想它的伙伴了。”TA把抱在胸前的Temmie往Sans面前一举。

 

“哦,好吧。”Sans搔了搔后脑勺,“那你记得早点回家,不要让女王他们担心。”

 

“当然啦!我会给他们一个惊喜的!”

 

Chara看着Sans走远,慢慢呼出一口气。

 

TA怀中的Temmie有些无奈:“不管什么时候这家伙都这么好骗。”

 

Chara狠狠地揉了揉Temmie的头,不顾它发出的“Temmie的毛要被揉掉了!Temmie不想变成秃子!”的抗议,“不准这样说Sans!”

 

“哦,好吧。”Temmie捂着头回答。

 

———————————————————————————————

 

放空大脑…

 

仿佛漂浮在宇宙之中…

 

失去了自身的形体,只留有一丝意识…

 

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一点点地拉扯着,把自己重新灌倒一个躯体中…

 

TA苏醒了。

 

———————————————————————————————

 

“Chara!你该回家了!前国王和女王正在找你!”Sans“啪嗒啪嗒”地跑向Chara,“我和Alphys打赌我会比她先找到你的!MWEHEHE!”他叉着腰,莹蓝色的瞳孔里好像闪着星星。

 

Chara抱起了一只Temmie,一反常态地没有揽着Sans附和他的话,而是微微眯着眼睛对着Sans露出了一个包容的笑容。

 

TA不是Chara。这个念头一下子就跳进了Sans的脑海里。

 

“你不是Chara!你是谁?”Sans听从了他的直觉问道。

 

“啊!为什么你不装得像一点?连Sans都能看出来我们的不同!”急躁的声音飘进了你的耳朵。

 

Chara没有回答Sans的疑问,TA只是说:“Sans?我们走吧。”

 

“Chara?”Sans看着Chara绕过他离开,愣了一下,才追了上去。

 

———————————————————————————————

 

Asgore、Toriel和Papyrus在骷髅兄弟家的沙发上坐着,他们在这里等候Sans的消息。

 

Asgore时不时地和Papyrus交流几个冷笑话,Toriel则无奈地看着电视上Napstaton的表演。

 

“砰!”门被重重地推开。

 

“Papy!女王还有前国王!不好了!Chara不太对劲!”Sans拉着Chara冲了进来。

 

“Chara怎么了?”Asgore马上赶了起来,手上已经亮起了治疗魔法的光晕。

 

Toriel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慢慢靠过来。

 

Papyrus没有出声,但也围了过来。

 

Chara眯着眼睛,只有嘴角挂着浅淡的微笑。TA不是Chara,所有认识TA的怪物都会下这个定论。

 

但相比Papyrus的审视,Sans的担心,Asgore和Toriel却是喜极而泣:“Frisk!?”他们大声地呼唤这个孩子的名字,紧紧地抱住TA。

 

“Dad!Mom!”Chara或者说是Frisk终于不再淡然,TA一头埋进了Asgore与Toriel的怀里。

 

在重逢的情绪有所平复后,Frisk开始向Toriel和Asgore述说。从TA被Chara唤醒后一直和Chara在一起——虽然没有怪物能看见TA,到现在是Chara瞎捣鼓出来的把身体暂时让给TA,并且Chara就漂浮在他们身边。

 

听完了Frisk的说明,Sans开始东张西望。

 

Frisk注意到这点,就对他说:“你看不见Chara的,虽然之前我一直是幽灵,但除了Chara谁也看不见我。”

 

“你错了!MWEHEHE!我能看到Chara!TA在那里!”突然Sans好像看到什么一般,指着空中。

 

“你看到Chara了?”Toriel与Asgore面面相觑。

 

“你能看到!?”Frisk的表情充满了惊讶。

 

“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bro。”Papyrus仔细地盯着Sans指着的地方,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是Chara就在那里!刚刚Frisk说TA变成幽灵的时候,TA突然就出现了!”

 

随着Sans的话语,他们也慢慢地感觉到那处的不自然,好像有什么在移动,渐渐地他们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你们可以看到的!”看着他们的眼神开始追逐什么,Frisk激动起来,如果他们能看到Chara,那么TA也可以了。

“感觉像是越相信,就越能看到。”Papyrus看着半空中逐渐清晰的挥着手的Chara猜测道。

———————————————————————————————


怪物王国重新迎接回了过去的希望,虽然TA变成了幽灵,但是谁在乎呢?对于怪物们来说,幽灵还是挺常见的。

除此以外,在Chara掌握了和Frisk互换的技能之后,TA就时不时地和Frisk互换。当然按照TA的说法,这是让Frisk体验有身体的感觉,但有的时候他们交换的时机却有些小问题——比如吃Sans的塔可饼的时候,比如闯祸被Asgore唠叨的时候……


发表于2017-10-21.3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