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咸了的杂食懒癌_(:з」∠)_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赛高!♪(^∇^*)
欢迎考古,欢迎日lofter(•̀⌄•́)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今天另一个绿谷君又做了什么(4)

出久小天使中心,剧情向大概?

番剧党,ooc算我的

原创角色存在,有私设注意!

上一章     MHA目录


———————————————————————————————

 

峰田君不适合和女生合作。蛙吹看着因为靠近了欧派就瞬间精神抖擞的峰田甩了甩舌头,希望这能把他脑袋里的水多晃荡出去点儿。他现在这个样子谁能想得到在刚刚经历的一场恶战中,他是边哭天喊地边扔着粘性葡萄战斗的呢?要不是战场是她能最大灵活发挥的水灾模拟场,峰田又能通过粘性葡萄进行牵制,他们很难这么快就脱身出来。

 

现在,最优先的就是直接从水池边的路直接跑上高台集合。

 

“呐,梅雨酱,那是老师的方向我没有听错吧?”这个问题其实不需要答案,“那不是老师的声音吧?”

 

“峰田酱真的需要我的回答吗?”

 

“啊!太讨厌了!梅雨酱,我现在想要逃命,我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些敌的,对吧?但是老师他在那里,而且不管怎么样,听起来都大事不妙吧!?”

 

峰田的话和蛙吹所想不谋而合,但究竟是选择最为安全的集合还是找机会帮助危险中的老师,不论是哪一个都是要马上做出决断的。敌人数众多,而他们则只是刚入学的新生,如果贸然靠近战场周边,反而会成为老师累赘。但在老师明显落入下风,甚至可能重伤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忽视他们内心中英雄本质的呼唤。

 

可是,如果,如果有一个人在这里,那么他一定——

 

“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

 

他——欧尔麦特就像听到了所有人的呼唤,出现了!

 

“等你很久了,英雄。社会的垃圾。”死柄木看着那些连同盟都算不上的家伙在欧尔麦特的一击下就毫无还手之力。果然他们只能用来娱乐,真正的还是要靠……!?

 

“脑!?唔!”

 

太快了,是肉眼无法跟上的速度。

 

这一个瞬间之后,他才感受到空气与脸接触的凉意。“不行。不行的。对不起,父亲。”死柄木一边道着歉,一边踉跄地走向他的“父亲”,直到感觉“父亲”再次与脸部贴合,他的头脑才重新运作了起来。

 

虽然很明显欧尔麦特的目标是已经没什么用的橡皮头,但是这一拳的力度,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厉害。果然传言是真的吗?欧尔麦特已经变弱了。

 

看着相泽骨折的双臂,欧尔麦特感受到了强烈的自责:“相泽君,抱歉。”

 

“不是你的错,别想太多。”

 

但是,如果我再早来一会儿的话……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现在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而且也没有如果。

 

“欧尔麦特!”“相泽老师就交给我们吧,gero!”刚刚从水池中钻出来的峰田和蛙吹及时出现,接手了将重伤的相泽带至高台集合的任务。

 

而在离开之前,相泽简短地将已知的信息告诉了他:“那个体型巨大的敌本身就有着极强的力量,那个戴着手的敌能崩坏接触的东西。多加小心!”

 

“没问题,交给我吧!”欧尔麦特用最让人安心的笑容目送他们安全离开。

 

那么接下来……他一个健步冲向了最近的敌“Carolina……”“脑无。”“Smash!”体型巨大的敌挡在了他的面前,承受了他的一击却纹丝未动。

 

“一点效果也没有吗?”躲开又承受了对它腹部一拳的敌脑无挥下的一掌,欧尔麦特一击从它暴露出的空挡打在了它的脸上,但是却仍然没有让它产生一丝眩晕。无论是腹部还是头部,欧尔麦特的攻击都没有让它有半分疲态。

 

这个局势似乎刺激了旁观的敌,他甚至开始用自豪的创作家的语气介绍着脑无[冲击吸收]的能力。

 

“谢谢你的特意解说。”欧尔麦特一个矮身躲过脑无的抓击,闪身绕到它的身后,抱住脑无的腰狠狠地一击背摔,“如果是这样,那就小菜一碟了!”伴随巨大的冲击,尘土混着烟雾一下子以他们为中心席卷开来。

 

这种夸张到在此世间近乎独一无二的强大,就是第一英雄欧尔麦特啊!心中的火苗“嘭”地炸开了,情不自禁地让他们呼喊:“干得漂亮,欧尔麦特!”

 

但在烟尘散去后,直面众人的却是脑无以扭曲的姿态紧紧禁锢住了欧尔麦特。

 

大片大片的血迹在欧尔麦特被脑无用力地抓握的腰侧晕开,可即使是欧尔麦特一时间也无法从这个有着巨大力量的脑无手中逃脱。

 

而且,可恶,它还抓住了我的软肋。

 

烟雾状的敌也开始叙说他关于和平的象征的血与肉的畅想,可是死死扣住他的腰的脑无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这就不妙了。

 

“垃圾!”剧烈的爆破,直接炸在了黑雾的外壳上。同时,一层薄冰也悄无声息地蔓延过来将脑无冻住了大半,而剩余的未有波及的区域,则给予了欧尔麦特脱出的机会。

 

被压制的黑雾还未开始行动,就直接被爆豪威吓性的爆破制止了:“不准动!要是你有什么可疑的举动,我就立刻炸烂你!”和被冰冻的脑无一起,英雄方面近乎是完全将敌联盟仍有的战斗力都限制住了。

 

但是,“脑无。”又是一声呼唤,已经不再行动的脑无竟毫不迟疑地行动了起来,从黑雾的空间中重新站直了身体,但被冰冻的身体也直接因此而崩碎了。

 

竟然在身体都碎裂的情况下还能行动?

 

但脑无并不止于此,在一声低吼中,在残破的基础上,它又生长出了新的肢体。

 

“这就是[超再生]。”毫不吝惜解说,戴着手的敌在众人的震惊中定下了新的目标,“夺回我们的出入口吧,脑无。”

 

好快!欧尔麦特可以看见脑无与爆豪少年之间只有一拳的距离。一定要赶上!

 

剧烈的浓烟中,沙土摩擦的声音直到撞击到围墙才停止。看到与他们直面的脑无,切岛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前面是夹着爆豪的欧尔麦特,还有旁边的轰。而与他们直面的是脑无。

 

想想刚才的险情,切岛由衷松了口气:“欧尔麦特,太厉害了!”他感叹到。但是欧尔麦特却没有这么轻松:“不是,刚刚是有人把爆豪少年交给我的。”“这么说,那是……?”轰的尾音逐渐消失。地面拖曳的痕迹、碎石滚落的声音与还未断绝的烟气都昭示着这一拳的力量。

 

在凝滞的氛围中,散去的烟尘中显露出一个穿着已经破损了的宽大西服的青年的身影。

 

“Dek……”切岛听到爆豪仿佛从嗓子最深处挤出来了一个戛然而止的称呼。


Flower For Papyrus(2)

cp:骨兄弟亲情向(大概?)

脑洞来源flowerfell _(:з」∠)_

坑品很差见谅_(:з」∠)_

上一次    Undertale目录


———————————————————————————————

 

4.

虽说为了摆脱Sans带来的油腻腻的感觉,Papyrus对于Undyne的课程可是拿出了200%的热情,但是Undyne可不是来催促他来上课的,而是来抓她擅离职守的队员们(包括预备役)的——是的,Papyrus和Sans都忘记和他们的顶头上司打声招呼,直接旷了班。

要是Undyne巡逻路上只是没有看到Sans,那很正常——Sans莫名其妙应聘成功的四个岗哨职位足够他们一整天碰不上面。但是如果没有遇见活力过于充沛的Papyrus,这就让她有些担心了。

这也是她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就跑到热域的饮水机旁边的原因——要不是为了Papyrus,她才不会来这种干燥、炎热、完完全全不适合生存的地方!

当然的,这份焦虑在见到并且听完Papyrus的陈述和知晓他好运地与Alphys交上朋友的复杂心绪搅和在一起,让她只想给他一个柔和一点的“掰骷髅”。

Papyrus也像从前一般奋力挣扎。

但是他却挣脱不开。

5.

“Papyrus,今天你不允许参加巡逻。”

终于被允许从“可怕”的“掰骷髅”中逃离的Papyrus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Undyne:“可是UNDYNE——我很抱歉之前的缺席——但是不管是巡逻还是课程,伟大的PAPYRUS一定能在今天之内就补回来的!”

“那你就把它当成一次测试!”Undyne烦躁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在家里好好待着,这是…这是,啊,就是卫兵应该有的耐心训练,懂吗,小子?作为一个实习卫兵,你也该学习这个了!”

“一个加入皇家守卫团的测试?”

加入的测试?哦,Papyrus这个聪明的小混蛋!

“没错!但是只是之一!回家待着,直到你精力充沛实习兵!”Undyne用对待士兵的严肃语气命令道。

6.

*你告诉sans这次和PAPYRUS以及Undyne的对话都与之前有了一些小小的不一样。

*你说在很多次尝试之后,这次惊奇的改变让你非常期待。真是恶劣。

Sans没有回答。

Frisk也不在意,这个状态已经保持很久了,漫长到可以追溯到第几次屠杀呢?这已经记不清了。

而且说实在的,谁会在失败成百上千次之后还能坚持不懈呢?更别说对于一个懒骨头了。ta暗自揣测,要不是迫于职责,他大概早就放弃无谓的尝试了。疲惫即是结束,这是他们早已心知肚明的结局了。

而成百上千次的死亡,留给这个可怜的,能些微记住些什么的家伙的肯定不是什么愉快的事。现在,在还没有开始他们的游戏之前,他已经越来越死气沉沉了。

但其它还是一尘不变,实在是过于乏味了。

只有Papyrus是个惊喜,不管是他的天真还是他的突然有所改变的对话,还有与他相关的Undyne追加的话。本来Frisk认为ta已经探索了所有的可能性,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有了新的可能。

这真是…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中秋快乐!♪(^∇^*)
沙雕漫献上,从左到右观看

请搭配歌食用! 【谁杀死了知更鸟】 超级好听!最近很沉迷这首歌啦!

画画很差,请见谅!只配了歌的一小段,请见谅x2 _(:з」∠)_

骨王第八话透的链子!要偷一个给fell老哥戴戴!
上满黑色有点脏脏的,干脆不上了_(:з」∠)_

记录一下
遇见逆水寒现在真的适合抽卡狂魔
每天送点数,两三天就够十连啦
♪(^∇^*)

总目录

你好!

这里是方便整理的总目录。

不善言辞,请见谅。

———————————————————————————————

Undertale目录

MHA目录

Flower For Papyrus(1)

cp:骨兄弟亲情向(大概?)

脑洞来源 flowerfell ,大家心里可以有数了_(:з」∠)_

为了防止自己坑,尽量短篇完结。但是反正脑洞来源也有,坑了也不要紧吧?_(:з」∠)_

 Undertale目录   下一次


———————————————————————————————


1.

Papyrus说他的身上突然出现了一朵花。

“在哪里,bro?”Sans的眼眶黑洞洞的,他的神情让Papyrus感觉陌生的可怕。

SANS这是起床气吗?作为吵醒了兄弟的罪魁祸首,Papyrus提了提自己的围巾,强势地宣告:“算了,SANS,你还是继续睡觉吧!只是一朵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这个举动却似乎刺激到了Sans,他出乎Papyrus意料地冲上前,一把扯下了Papyrus的围巾。

“嘿!SANS!”

Sans已经听不见Papyrus愤怒的抗议了,他所有的心神都被那朵花困住了,他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一朵红色的小花开在了Papyrus的颈椎之间。而那个位置Sans无比地熟悉——就是那把该死的刀所划过的地方。

“SANS!”Papyrus提高了嗓音,但Sans却没有如平常一般回应。他的眼眶空洞着,思绪似乎已经飘到了Papyrus所不能接触到的地方,只是紧紧握着扯下来的围巾,骨指的关节爆出了“咔哒咔哒”的声音。

如此反常的Sans让Papyrus已经顾不上生气了,但他却还是一无所知,他所能做得只是把他的兄弟抱在了怀里,像小时候Sans曾做过的那样有些生疏地轻轻拍着Sans的后背。他不知道兄弟的反常是因为什么,只能反复说着:“没事的,没事的。SANS,相信伟大的PAPYRUS,一切都很好。”

“抱歉,bro。”Sans闷闷的声音从Papyrus的怀里传出,他抬起头,Papyrus看到的是他一如既往的笑容,“我没事。这可是个新的恶作剧。”

“SANS!”Papyrus发誓这一定是他最后一次相信Sans了。

2.

当然,打闹归打闹,Papyrus还是听从了Sans去检查这朵花的建议。

有幸地,基于过去一段没什么人知晓的工作经历,Sans和Alphys博士的关系不差。

虽然知道这一点,但是闯进实验室就为了检查我的身体这绝对不是仅仅关系不差的样子。

所以他们一定是很好的朋友吧?

想到就连Sans这个懒骨头都有要好的朋友,而自己却连一个都没有,Papyrus感觉这个世界真是太残酷了!

但是连他懒惰的兄弟都能交上朋友,那伟大的Papyrus就更是没有问题,他只是缺少一个机会!

现在,Alphys博士也许就是第一步!

在他的脑袋里满满的都是交上朋友的伟大目标时,他的检查已经在迷糊中都完成了。

3.

但只有坏消息——Papyrus的身体虚弱了。

Sans一脸凝重地注视着显示器上Papyrus看不太懂的报告,而作为主人的Alphys即使被挤开了也没有一丝不满,只是反复蹂躏着她的衣角。

“哦,我,我真的很抱歉。我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我真是太没用了。”Alphys博士从结果出来后就一直道着歉,“我,我还会努力想出办法除去这朵花的,在不伤害到Papyrus——我可以这样称,称呼你吗——嗯,谢,谢谢。在不伤害到Papyrus的基础上。虽然,我,我真的很没用…”

“真的很感谢你,ALPHYS博士!”Papyrus打断了她,“你百忙之中抽空帮助我真是太好了!”

“哦,哦,我其实也没有很忙。我是说…”

“而且你愿意称呼伟大的PAPYRUS为PAPYRUS,这是不是指我们将成为朋友?”

“哦!是,是吗?当然!我是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这样说着,Alphys博士从白大褂里拿出了一部手机。她轻轻握着,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似乎让她更加自信了一些:“我们为什么不从加个好友开始呢?”

“WOWIE!这是个好主意!”

可是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

“哦,抱歉,ALPHYS博士。”Papyrus对他的新朋友有些歉意。

Alphys只是拘谨地笑了笑,好像刚才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只是一个错觉。特别是当Undyne的大嗓门传来,即使是对Papyrus匆忙的告别,Alphys也有些心不在焉。

而一直留了个眼窝给兄弟的Sans却格外奇怪地叮嘱了一句:“bro,今天和Undyne好好学习一天怎么样?我很期待你的学习成果。”

非常,非常地出乎伟大的Papyrus的意料!他终于能让Sans远离油腻腻的垃圾食品了!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转载自:披萨收藏家

【杂谈】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

林朵:

最近在构思该如何塑造一个从无爱到有爱的角色,经过资料查阅和调查分析,梳理了一些塑造技巧与机制,总结于此,仅供大家参考。

 

(1)探讨角色缺乏爱的成因

人生来便有爱的需求,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地在充满爱意的环境中成长。假若一个角色从小不被生活善待,没有体验过足够的爱,那他/她很可能会对爱为何物感到困惑。人很难真正掌握自己没有实际接触过的东西,光凭想象是不够的。

 

(2)设定角色对爱的表达缺陷

对爱的表达不是与生俱来的天赋,既需要内心饱满的爱意作为源泉,也需要在表达方式上模仿练习。倘若一个人内心无法持续产生爱,虽然在行为上也可以为他人付出,但这种行为的动机可能会是恐惧和孤独,存在走偏的隐患;倘若一个人从小接触的人都冷漠粗鲁,没有温柔的范例,那么面对自己想爱之人时,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3)为角色提供爱的助力

对于已经成年的角色而言,要完全倚靠自己来改变缺爱的状态,不是不可能,但难度真的很大,因为体验爱需要一个互动的过程。如果能让他/她遇到一位美好的恋人,内心平和且强大,举止温柔且得体,既能持续地提供爱意,也能为如何妥帖地表达爱意提供行为参考,将对改善角色的处境起到很大帮助。

 

(4)让角色与人建立爱的链接

爱有时也让人胆怯。因为爱一个人意味着深厚的信任,会愿意将自己脆弱不堪的一面展示给爱人。这里面有风险,缺爱之人会对此尤为畏惧,因为不敢相信满身是伤的自己值得被爱。但这一步是必须迈出去的,靠的是角色本身想要改变的执着勇气,还有恋人坚定又强大的包容心。

 

(5)让角色带着爱面对分歧

无论关系多么亲密的恋人,都会不可避免地产生分歧。缺爱之人往往也不擅处理分歧,要么反应过激,要么害怕逃避。需要恋人向其一次次表明,即使我知道你内心最脆弱的痛点,我也不会用它来当做武器攻击你;即使你我之间存在分歧,但我依然爱你。

当角色能坦然面对分歧之时,说明其内心已经能产生足够爱意,去缓冲偶尔产生的负面情绪。

 

(6)为角色设立爱的原则

恋人的爱有助于角色弥补内心缺陷,但这种爱是需要设定原则的,不宜到达纵容泛滥的程度。当主角陷入困境,试图以某些糟糕的方式解决问题时,恋人可以试着将爱和事理分开对待,不必混淆在一起,从而向角色表明态度:从理智出发,我不支持你采取这种方式解决问题,但我爱你,所以会尽力用其他更合理的方式来帮助你,陪着你。

 

(7)让角色回馈爱

在充分体验过爱的环境后,角色将对爱建立新的认识,他/她相信生活会善待自己,开始真正地爱自己,同时也能试着将爱分享给别人。这种分享是不带恐惧或讨好的,也不会陷入偏执或过分的独占欲,而是因为内心的爱已经很充实,单纯地想要与人分享,也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分享了。

 

(8)让角色完成爱的蜕变

角色想要迈过从无爱到有爱的门槛,需要他/她打破许多原有的认知与行为习惯,将自己从思想和行为上都彻底重塑一遍。这个过程必然会非常痛苦和艰难,毕竟对于大部分人而言,要稍微改变一些例如晚睡、拖延之类的习惯,就已经很难了。但只要角色能靠自身的顽强毅力和恋人的珍贵支持完成这种蜕变,就能从此收获受益终身的爱,无论多么困难,都值得一试。

 

(9)让角色带着缺憾去爱

爱可以补全角色的内心缺陷,但不必强求通过爱的给予将角色塑造成完满的人,现实也不是这样的。适度的缺憾不妨碍角色拥有美好的未来,只要能一直心怀爱意地生活,对于一时地不如意也能坦然面对,就是很好的状态了。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粗浅思考,不能保证都对,仅供大家参考,切勿盲从。

很感谢在我做调研时在该 题目 下留言提供建议的各位,你们的建议帮助我思考了更多,祝大家都能被生活温柔对待。

本文收录于本人《行文且思》系列:

(1)给写作初学者的二十条建议

(2)角色塑造的十个小技巧

(3)故事构思十问

(4)如何让笔下的角色拥有爱

(5)创作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