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咸了的杂食懒癌_(:з」∠)_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赛高!♪(^∇^*)
欢迎考古,欢迎日lofter(•̀⌄•́)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恭喜小樱再次成为萌王!

这次赛程真可怕,fate战力是真的强_(:з」∠)_

老梗玩一下

给大家排个雷。
今天刚去的展子,总结看p2评论。
经验教训:漫展去之前,千万注意场地地点和大小,还有小心运气不好,被描述骗了。
这个地点我之前还看过,但没想到介绍中的4-5楼空中花园,竟然是4.5楼,只有一个楼层。
总而言之,挺坑的。

【严肃讨论】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恋童作品?

引人深思!

国内圈子里目前还没有清楚的划分,怎么价值取向正确地进行创作值得讨论。

转载不是全部内容,大家可以看看最初文章的评论区。

Laceration:

#原文被LOF和谐,已自我规避,并以链接格式重新发布原文

在陈述我的观点之前,我要先讲一个故事。

我曾在某处读到一个关于自闭症儿童的帖子,今天凭借记忆翻译转述一下,这个故事涉及恋圌童和性圌侵,而我也不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如果冒犯到你,我很抱歉。

“我”和汤米,从小就在一起玩。汤米虽然有自闭症,但温柔又可爱,我很喜欢他。

汤米经常会突然说出一句话:“daddy is home”,哪怕他父亲还在上班。我们和大人都觉得很可爱,就会捏他的脸逗他,笑话他。

随着我的年纪增长,汤米一家搬走了,我们逐渐疏远,一年就团聚一两次。不管是圣诞派对还是感恩节派对,我见到的汤米仍然腼腆可爱,时不时还是说起儿时那句话。

“daddy is home。”

后来,机缘巧合,我参加了一个政圌府的关怀自闭症儿童的项目,我学到了真正的与他们交流的办法。

自闭症患儿往往伴随着程度不等的智力缺陷,他们很难和外界沟通。往往,他们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信号,而你必须跟随这个信号,一句往下,追寻到他们真正想表达的东西。

比如一个孩子说“the door is open”,他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必须问他,是什么门?门开了怎么了?有什么东西进去了?最后才发现,门开了,风吹倒了花瓶,孩子躺在摇篮里的妹妹被打湿了。就这样,一个婴儿得到了帮助。

我学到了这些事情,突然,我意识到了很多从前未能察觉的异样。那些猜测让我浑身发冷,以至于一个夜晚,我毫无预兆,没告诉任何人,驱车前往汤米的家。

汤米的父亲不在家,他的母亲,我的婶婶见到我很惊讶,我支支吾吾说不清为什么要来,但一定坚持要留宿,她只好妥协了。我和汤米一起玩着游戏,她在一旁惴惴不安,想要赶我们去睡觉,但我坚持要待在客厅,婶婶年纪大了,只得先行离开。

我等到婶婶的响动停止了,才转向汤米。他竟然也看着我,仍然是温柔又安静的样子,目光很是空洞。

“daddy is home。”他说。

汤米,我问,你喜欢爸爸回家吗。

汤米摇了摇头。而我浑身颤抖。

为什么?爸爸会伤害你吗?

他点了点头。

……他打你吗?

摇头。

他会不会……脱掉你的衣服……

汤米的回答让我绝望,崩溃,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拉扯着他冲上车,一路开回我的父母家。在混乱中,警车来了,父母不停地安慰我,但我嚎啕大哭,根本停不下来。

这么多年啊,他一直在向我们求助。但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发现,他到底该多么绝望?

故事的最后,汤米的父母被逮捕了,汤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帮助。但我始终无法释怀。你可以把这段话当做一个故事,只是请,如果你在生活中遇上像汤米一样的孩子,请多给他们一些关注,一些帮助,或许你能拯救生命,也拯救自己的灵魂。

……故事结束了,但生活中的苦难完全没有停止。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应该做些什么,希望有一天我能找到答案……

我是非常非常厌恶恋圌童的,不管是三次元还是二次元。但二次元的软性儿童色情有非常非常多的拥护者,每当我出声反对,就会有人反驳自己分得清现实和虚幻,以及用一句“我天生就是这样,我又能怎么办?”来堵我的嘴。

今天总算是想明白了,我反对二次元的儿童色情不是天真地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恋圌童癖宣泄圌欲圌望,而是因为二次元对恋圌童文化的洗白和美化其实并不罕见,而且经过精心伪装,具有相当大的欺骗性和误导性。

可爱纯真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爱上自己的监护人是浪漫的,和成年人肌肤相亲是甜蜜的,不会对身体心灵造成伤害,长大还能长相守……优美的文字,美丽的图画,朦胧的性圌爱画面,这种东西跟三次元赤圌裸裸的侵犯幼童比起来,好像高尚得多了,其实丑恶程度和负面作用更大,大得可怕。

在这个几乎什么都能被检索到的时代,这种创作如果被世界观尚未成型的孩子看到,如果这些孩子会相信甚至向往这种关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更不用说,有机可乘的恋圌童癖完全可以用这种作品去误导洗圌脑自己的目标,为自己创造可乘之机……每一个创作者都认为,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私下交流”“小众爱好”,而我们的干扰是“阻止创作自圌由”“欺人太甚”——所以今天,我要说,我不管这种行为是出自恋圌童欲圌望的自我抒发,还是单纯因为猎奇或觉得刺圌激,甚至是对自己涉及的领域不够了解一厢情愿地美化,这种作品比并未真正伤害儿童的恋圌童者还要恐怖可怕。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滥用或美化儿童色情,请让它烂在硬盘里,千万不要流入网络。

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流向哪里,也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会害多少人。

这种作品强烈的感染力和误导性,甚至会让原本不是恋圌童癖的恶人,习惯于暴力和掠夺的恶人,对原本不感兴趣的目标产生兴趣。他们或许不是恋圌童者,危害性却极端恐怖。

我们都拯救不了这个世界,至少别毒害它。

对于观看到这里的你,我代表汤米,谢谢你们。

你或许会想,汤米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为什么恋圌童癖的父亲还是不肯放过他?

因为方便。这个无法求救的孩子,依靠施暴的父亲和不作为的母亲才能生存。即使他的体型在父亲看来,不如幼时那么有“魅力”,但他是能被掌控,利用,随意玩弄的。

汤米是无法发声的弱者。孩子们是无法发声的弱者。

同人并不是儿童色情的重灾区,但浩如烟海的作品中隐藏的陷阱绝对比我们想象的多很多。

同人圈的组成者绝大部分都是女性,女性和幼童一样,在这个世上都是弱者。或许我们的安全感要更深一些,因为我们头脑聪明,经济独立,能够接触广阔的世界,在网上自圌由发表意见……但那也仅仅是因为我们幸圌运罢了。如果命运突然塌陷,你和我都会变成汤米,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外界的帮助上。

所以,在我们尚且有力量的时刻,我们应该背负更多的责任感,哪怕帮助不了汤米,也绝不要沦为加害他的冷酷世界的一部分。

因为被几位好奇的创作者问起相关标准问题,在这里提一下我的看法:

因为文学作品这方面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标准线,很多人自划的年龄界限是14岁,也有严厉的公共场合划在16岁,可供大家参考。

而绘画作品除了符合年龄标准,还必须考虑到画面呈现出的最终效果——其实情圌色作品在创作上需要更多时间和技巧,是不太可能和普通的萌系图片混淆的,我相信大家有自己的判断力。

说到擦边球的问题,儿童体态和少年体态其实差距比较大,青涩和幼稚也不太容易被混淆。有的作品中,越过了年龄界限的人物却明显具有大量儿童的体态特征——不是说大眼睛,圆脸颊这种,而是一些更微妙的描写或描画,且带有浓厚的亵玩意味。

这种色情的描写可能寄托在另一个年长的角色身上,也可能只是对角色的特写,甚至可能打着清纯早恋的名义让两个幼童演绎,这种表达是否越线,本身是需要读者作者自己的判断的,毕竟不能矫枉过正,操作起来有些难度。

但,如果,作品中的角色,哪怕不成年,会被普遍意义上的儿童激发性圌欲,哪怕只是一个设定,那他就是板上钉钉的恋圌童了。

如果是不洗白这种行为的危害,正面写实地刻画这种角色的心理斗争,并避开所有相关性癖幻想的详细描写——简单说就是充分展现出了恋圌童行为不可原谅,这种写实作品也是无可指责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验和想法,仅供大家参考。

以下内容追加于2017.2.18日凌晨

感谢大家的支持。我从未想过这篇拙劣的东西会得到这么强烈的响应,毫不夸张的说,这两天我连幻听的内容都变成lof的提示音了!实在是又受宠若惊,又哭笑不得。

很抱歉我的精力有限,对于大家热情的回应无法一一回复,如果有迫切想要提问的朋友,请不要拘束地私信我就好。

在我与朋友们和在座各位进行了非常细致的讨论后,我突然意识到,虽然儿童色情的创作和传播都是社会的一大问题,我最大的目的却是抨击洗白美化恋圌童的作品。我迷失在大量的信息之中,差一点就没能强调这个观点,所以在此补充。

对于恋圌童行为进行洗白和美化的作品,社会影响极其恶劣,是绝对不该被容忍的。

因为最可怕的是,这种作品往往不是十圌八圌禁的,它极有可能是全年龄,存在于人流量很大的平台上,它可能是漫画动画小说同人,可能被制作得非常精美,最恐怖的是,如果作者本身创作水平很高,它的阅读性和洗圌脑效果都会非常的好。

或许凄美,或许温馨,这种被包装得浪漫又动人的故事,就连具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也会受到误导……所以在此,我不得不用我自己来举例。用我羞于面对的过去。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我沉迷日本文化,几乎是来者不拒,接触了大量的漫画,小说,动画,游戏,轻小说,而它们中有不小的比例都刻画了一个东西:恋圌童。

可悲的是,我当时并没有发现。

养成,重组家庭,小女孩和养父,小男孩和大姐姐,孤儿和温柔的青年,这些故事往往都有个“长大了我们在一起”的美好结局,以至于我完全没能看穿作者掩饰得也不怎么好的罪恶……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为什么会在孩子的面前,脸红心跳,难以自持?为什么会和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孩子,海誓山盟,约定终生?

然而我并没有发现,理所当然地接受。

当时,我还没能接触网络和社会负面的部分,父母也对我没有相关教育,所以我不知道,我被误导,我相信了那是纯真的爱。

也是那个时期,我阅读了一部推理作品,其中有个犯人,他是个中年男人,和自己十多岁的亲生女儿”相爱”,因为女儿和男同学交往一时崩溃误杀了她。

我看着这个男人痛哭流涕,心想:

“他好可怜啊。”

……而多年后的今天,我突然想起了这段往事。我简直是羞愧得难以形容,不寒而栗,浑身冷汗。

我竟然同情过一个十恶不赦的畜生。我竟然姑息了罪行。我差一点就成了帮凶,共犯。

更恐怖的是……如果我并不那么正常……如果我心中也有潜伏的恶魔……

我简直不敢想下去。

有些傲慢,但我还是认为,我的智商,阅历,都并不比大多数人低下,但你们看,我多么容易受骗。

更何况孩子?更何况内心本来就有裂缝的人?

所以我想,这一次我的发声,大概是因为潜意识的羞愧,和恐惧。

这个世界真的不够好,但,有很多很好的人存在。我依靠人类的善行生存着,所以,我是在向你们求助,也非常感谢你们的回应。

哪怕有一个人也好,请像我一样,及时清醒过来。

谢谢你们。

在此特别鸣谢这篇《提供了理论支持的文章》,解开了我很多的疑惑。

引用文中提到的一句话:If I see it,I know it。因为Pedophilia本身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思想,他可以存在于任何题材,也可以存在于任何形式的创作,创作本身可谓是无罪的,作者却必须重视发表传播所引起的一系列后果。读者也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去判断,去理性地应对。

我的言论非常不成熟,难免有错漏武断之处,我也只能努力要求自己做得更好,谢谢你们的包容。

本文拙劣,承蒙大家支持。
开放转载,请标注作者名字和来源网站,转载至任何平台皆可。


三次元日常的吐槽注意!

同学实习最后一天想偷懒怎么办?
-ok,人头我去充。
有东西拿不到怎么办?
-ok,我去拿。

但是最后一天,我答应好的事(就是实习啦)还是想要做完的。
结果被反反复复劝:不要去啦!
劝说无效,转头一句劳模砸我脸上。

exm!?人要脸树要皮,自己没有契约精神不要拦着别人好吗?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人善被人欺喽。

这次b萌
骨王和小迪撞车
出久小天使和轰君撞车
还有战力让人害怕的月球人
蓝瘦,香菇_(:з」∠)_

Leisure Time

背景:Underfell

cp:Papyrus x Frisk 友情向大概

是 @吉田伊布 小天使万年以前的点文_(:з」∠)_

一发完结

Undertale目录 


———————————————————————————————

 

7:30

“Sans!Sans!”小孩子软糯的声音隔着被子传来。

该死的。Sans翻了个身,把被子卷得更紧了。简直就像那些人类养的猫一样,一大早就来喵喵叫,还要在他们身上闹出各种动静——他感觉到了Frisk在轻轻地推了推他这坨被子,好吧,这也一样——把人吵醒,但是那些人类还是爱它们爱得不行。恶心!说得好像我也爱TA爱得不行一样!……算了!这tmd就是对的!

Sans听见了“啪塔啪塔”跑出去的声音——所以,我的房间这小家伙就是想进就进
——这也意味着自己不能继续赖床了。Sans想着,从他的被子团里挣扎着爬了出来,既然那小家伙下楼了,那么不出意料地——

“Sans!!!”Papyrus的怒吼从楼下传来,“你tm又要迟到了!你这个懒骨头!”好吧,他还是没能错过Papyrus牌的闹钟。

7:45

Papyrus把盘子重重地拍在了Sans面前,一些意面的汤汁溅到了桌面上。然后,他解下了身上过度可爱的印着喵喵亲亲的围裙——这是因为Frisk喜欢,他坚称。

“咳嗯咳嗯!”他重重地清了清嗓子。

“哦,bro,你又有什么伟大而邪恶的指示了?”Sans懒洋洋地发问到。

“今天,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要和HUMAN出去了解人类无聊的日常生活!SANS你一定记得好好完成你的工作!”

Sans的回答模糊地夹杂在“呼哧呼哧”地吸着面条的声音里:“ok,伟大而邪恶的boss。虽然你只是出去玩。”

“没错!SANS!我很高兴你今天记住了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应该被尊敬地称为boss!…等等SANS!我能听出来你在讽刺我!”Papyrus虽然生气地斥责着,但却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Sans——他正用着一块纸巾在Frisk的脸上胡乱地揉,以擦掉TA脸上的酱汁。当然,Sans完全不需要担心这看起来粗鲁的架势,毕竟小人类柔嫩的脸蛋在擦完后肯定一丁点儿红印子都不会留下。

8:15

Frisk尽力伸展开身体以便于“代表了皇家守卫队形象”——Papyrus语——的Papyrus能够更方便地整理TA的着装。

在送走了邋遢又喜欢拌嘴的兄弟之后,Papyrus总算能够尽兴地吹毛求疵了。

在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要求或是抬头调整领结的位置,或是伸手更换配饰,再者换一双更合基调的鞋等等事情之后——天啊,这其中还包括了几次推翻重来。Frisk在出门时由内而外地感觉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了起来,当然TA身边的骷髅也是。

9:00

说实话,一个软绵绵的小孩子是不是太降低邪恶度了?一直用邪恶标榜自己的Papyrus这样想到。就算现在怪物们应该和人类友善点,就算这样子让他真的很受欢迎,但这也实在太不Papyrus了!

他近乎艰难地控制住自己不要答应和那些尖叫着的孩子们合影。他可是邪恶而伟大的Papyrus!这些小家伙们没注意到他们的垃圾父母畏惧的眼神吗?那才是正确的!

“Papy,大家都想和你做朋友,真是太好了!”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还在他的臂弯里胡说八道。

但是…好,好吧,握个手、拍个照似乎也没什么。反正只要那些有脑子的知道敬畏他就够了!

10:00

Papyrus第一次有种自己竟然要输了的错觉——更久以前,是Frisk认输了之后他才接受TA的建议的,他坚称。

他可以看到,目之所及,似乎每个孩子在游乐园都会有无穷无尽的精力,然后身后再拖着一两个精疲力竭的垃圾。

当然,Papyrus是不会属于他们的。他可是皇家守卫队的队长!

他一把将Frisk抱起来,天啊,这个小鬼怎么又要乱窜!

为什么邪恶又伟大的Papyrus要当一个小鬼的保姆呢?高个子骷髅沉默地抱着兴奋地几乎要骑到他脑袋上去的Frisk,从人群中挤过去。这些大垃圾甚至不怕他了!

但是想想小鬼精神敏感的羊妈妈、自己懒惰的兄弟还有早就排出选项的一堆怪物,Papyrus突然觉得自己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好选择。

而作为一个负责的好选择,即使当他听到Frisk请求的下一个项目时,整个骷髅都真的要“骷”了,Papyrus也只是大踏步走了过去。

哦,为什么会有过山车这种东西的存在…这看起来就已经是骷髅们的噩梦了。

10:45

Frisk坐在Papyrus的身边轻轻给他捏着臂骨。还是硬邦邦的呀,TA还是不太能明白过山车对骷髅造成了怎样的心理阴影。于是,只能用抚摸还有拍拍来安慰这个快要挖个洞消失的高个子骷髅。

虽然软乎乎的拍拍还有捏捏确实让Papyrus感觉好点,却不能让他忘记自己之前多么像个垃圾一样的尖叫。

那种骨架子都会散掉的错觉,真是让骷髅瑟瑟发…打住!Papyrus,你是邪恶而伟大的,你才不应该像个宝宝一样尖叫!想想Sans,想想Undyne,哦,Papyrus的情绪更灰暗了。

Frisk开始了更使劲地拍拍还有揉揉,加油,Papy!

11:15

鬼屋有什么吓人的?

Papyrus和Frisk近乎是闲庭信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就比怪物们长得更丑了一点,然后喜欢大喊大叫而已。

而且比起这些“怪物”们,那些他们碰到的人类还更加吓人一点,毕竟他们的尖叫更加真实,还大声了不止一点儿。

特别是,当Papyrus和Frisk走出出口的时候,那些人类像是没见过怪物似的,又是叫又是跑,着实壮观。

15:00

Undyne不得不匆匆忙忙地来为她的部下收拾烂摊子。

而让她忙得焦头烂额的人却被恭恭敬敬地招待在游乐园的贵宾室,一起吃着美味的下午茶。

这让满头大汗快变成一条咸鱼的Undyne恨不得上去就是一个“掰骷髅”,掰碎了最好!但是,好吧,每次都只是想想罢了。

16:30

“所以,boss,玩得愉快?”Sans抱着毯子对于他被动闯祸的兄弟有些幸灾乐祸。

“哼,确实,SANS。”把怀里玩累睡着的人类轻轻放到TA的床上,看Sans立刻给TA盖好毯子的Papyrus不可置否,“待会儿记得把TA叫醒吃饭。”

“ok,鸡妈妈。”

“你还是闭嘴吧,SANS。”


MHA目录

连载中:

【出久中心】今天另一个绿谷君又做了什么

(1)(2)(3)

今天另一个绿谷君又做了什么(3)

出久小天使中心,剧情向大概?

番剧党,ooc算我的

原创角色存在,有私设注意!

上一章     MHA目录

 

———————————————————————————————

 

1-A班难得的在非上课时间坐在一起,虽然饭田因为巴士并不是很正式的座位却麻烦同学排队而感到尴尬和自责,但蛙吹已经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话题:“我这人不管想到什么事情都会直接说出来的,御茶子酱。”

 

“欸?”和八百万一起坐在后边座位上的丽日没有想到蛙吹首先向她发问,而这个问题更是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御茶子酱真的很关注C班的绿谷酱呢。刚刚也是在看C班有没有一起来吧。”蛙吹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

 

“啊!那是因为小久帮过我!所以…那个…”感觉到被众人注视的丽日感觉脸上越来越热,在身边八百万安抚性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时,她才反应过来长长舒了一口气,平缓了一下一下子蹦跶起来的心跳。奇怪,我在紧张什么呢?

 

幸而大家也不是什么八卦的人,看到丽日紧张的样子都体贴地没有紧盯着她。除了峰田在那里感叹连普通科的男生都有女孩子喜欢,怎么自己还是没有一点市场时,被耳郎和芦户等一众女生集体吐槽。切岛却也发现了敏锐的发现了一个重点。

 

“Deku吗?是爆豪你认识的那个人吗?”

 

爆豪“切”了一声扭头看向了窗外。但是经过切岛一提,车上大部分人都对Deku有了印象,原来是那个经常在食堂里和爆豪发生冲突的普通科的绿色花椰菜头啊——虽然发生冲突的一直是和那个紫色海藻头,这个绿色花椰菜头大部分时间都是个和事佬,但是也才开学没几天三个人碰上就要天雷勾地火,很难不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爆豪酱总是动不动就发飙,虽然绿谷酱脾气看起来挺好的,只怕也很难喜欢爆豪酱吧?”蛙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让爆豪整个人都蹦了起来:“你说什么?!我不需要废久喜欢!不要把他和我相提并论!”

 

“看吧。”蛙吹没有去看爆豪的表情,但是直面爆豪的切岛不得不感叹一下蛙吹真是比男子汉更有气概,而坐在爆豪身边的耳郎已经向外挪了一大半,紧紧贴着座位的扶手了。

 

上鸣在这时候却仍在勇往直前,但也带歪了爆豪的重点:“不过才相处了几天,就被大家视为性格烂的像臭水沟里煮过的狗屎了啊,真是有够厉害的。”“你说什么,混蛋!老子宰了你!”

 

伴随着饭田制止的声音,八百万有些受不了地感叹:“真是低俗的对话。”“但我挺喜欢这样的。”关注被完全转移的丽日由衷的高兴道。

 

大约3km的路程不算长,即使少年少女们还没进行几个话题就被相泽噤声,直至到达目的地那一股子被挑起的兴奋劲儿也远远还未到平复的地步。更别说当他们步入USJ训练场时,从高高的平台眺望出去,以中央广场为中心,辐射散布的几个影影绰绰的各色场地,这份雄英的底气与魄力,让他们从心中感到了一种自豪和震撼。

 

目睹他们神情的细微变化,老师们当即开始了趁热打铁。

 

13号的发言还是那么的反响热烈。倚靠到的栏杆上趁着所有人都跃跃欲试的相泽想着,他正准备接着13号宣布要从土砂灾害开始今天的救援训练。

 

但身后,一丝危险的气息突然袭上他的脊背,令他浑身一凛。

 

中央广场,一个黑色的漩涡迅速地扩大,猛地拉伸,蔓延成了一道壁垒。然后仿佛被撕裂一般,黑色中渐渐出现了其它的色彩。不,应该说,是逐渐隐去的黑色,将那些人带来了。最先出现的是被几只手束缚着的人型,但即使不断有其他人出现,穿梭在他的身边,众人还是能感受到他注视的目光。

 

那是无穷无尽的恶意。

 

敌出现了。


有谁呼吸上了吗?
我排了两个小时了…绝望…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