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咸了的杂食懒癌_(:з」∠)_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赛高!♪(^∇^*)
欢迎考古,欢迎日lofter(•̀⌄•́)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Who Cares Time

一发完结

有评论有动力!

Undertale目录

 

———————————————————————————————

 

热域,灼热的蒸汽从滚滚翻腾的岩浆中升起,不管是什么都可能一不小心就被蒸发了。这不怎么适宜的温度使得很少有怪物会愿意停留在外头。但是,还有一个声音从角落的哨站里传来。

“唔…够了,bro…饱了,真的。”Sans皱着眉头,胡乱地挥动了着他的双手,似乎深陷梦魇。但他挥动得幅度太大了,以至于双手已经不能再垫着他的头骨了。“嘭!”他迷迷糊糊地捂住了自己的额头,终于从噩梦中挣脱了出来。

Sans伸了个懒腰,感觉全身的骨头“嘎吱”作响,热域可真的要让他成为“枯”髅了。全身酸疼的骨头,和之前被意面淹没的噩梦,让他不禁想要去Grillby's缓解一番。

但在他升起这个念头的同时,有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直接让走捷径到Grillby's的里面。

为什么?Sans思索了一会儿,自然地,他没法从他空荡荡的脑子里找到什么依据。当然,虽然还是摸不着头脑,他还是决定跟着直觉走。

一个捷径,Sans出现在了Grillby's中,但迎接他的不是熟客们见怪不怪的“Hey,Sans!”,而是Papyrus的责备:“Sans!你果然又要偷懒了!”

“哦!Hi,bro。你怎么会在这里?”Sans惊奇地询问。他的兄弟讨厌油腻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可几乎从来没有来过Grillby's。

“当然是因为我要找你!我刚刚跑了好几个哨岗都没有看到你。所以,我猜你可能到这里来了!”Papyrus抱着胸有些生气地跺了跺脚,“结果,Sans你这个懒骨头果然来偷懒了!”

“Sorry,bro。可是…”Sans还是有些奇怪,平时Papyrus即使没有看到自己也不会这样到处寻找他啊。但是,他的疑问被打断了,Papyrus一把拉住他向门外走去:“够了,Sans,快点跟我走!要来不及了!”

“What…?”Sans就这样踉踉跄跄地被Papyrus带回了家,看着一盘意大利面放在了眼前,“Bro?”

“趁着我的热情还在里面快点试试看!”Papyrus挥舞着双手,激动地说,“昨天Undyne新教给我的做法!火焰!还有,热情!我想让你,我的兄弟,成为第一个吃到伟大的Papyrus的杰作的怪物!”他用自信满满而又期待的眼神看着Sans。这是Sans最无法抗拒的。

他用叉子卷起一点点面条塞进嘴里。



Sans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笑着对等候的Papyrus说:“今天的意大利面比以前更好了,bro。”他顿了顿,继续补充道,“这份太完美了,由我吃完真的太浪费了,bro。我想把这些留给你。”

“真的吗?Sans你真是太好了!”Papyrua兴奋地抱了抱Sans,而后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但是,别担心,Sans。我,伟大的Papyrus怎么会让我的兄弟只能吃上一口美味的食物呢?”Papyrus侧身让开一步,指向了厨房,“看!Sans,我准备了足够多的意面!放心吧,多吃点!”

“叮”Sans一个不稳让叉子掉在了地上。Papyrus拍了拍他的背:“Sans,我知道这是个好消息,但是你也不需要这么激动。”“没…没错,你是对的,bro。”

从被意面埋葬的噩梦中挣扎出来的Sans舒了一口气,他想要去Grillby's来点什么。但一个念头阻止他的行动:再等一会儿。

再等一会儿?

Sans皱了皱眉,相信了自己的直觉。

他也庆幸相信了自己的直觉,当他来到Grillby's,而熟客们七嘴八舌地说着他的兄弟为他准备了一份大餐。

我的兄弟就是这么cool,Sans想着,却决定短时间内避开他的兄弟。

美味的汉堡,暖融融的Grillby's,都让Sans不想醒过来。为什么不去一次Grillby's?

醒来。这回…来一份薯条?



在又一次醒来后,长久的违和感让Sans不得不去做一件麻烦事——去Alphys那里查看时间线。

“哦,hi-hiya,Sans!你怎么来了?”还吸着方便面的Alphys很惊讶,她慌乱地关掉了电脑上播放着的《亲亲喵喵》,“呃,我…那个…”

但在Alphys找到一个理由前,Sans打断了她:“抱歉,Dr.Alphys。但是我有些重要的事要查。”

“你当,当然可以。你要查什么?”Alphys看着Sans熟练地操作着操控台,调出了很久都不使用的界面。随后,她惊叫出声:“天啊!怎么会这么混乱!”一小截时间线已经像是被复制黏贴了十几遍,显示在了一根更长的线上方。

但相较于Alphys的不可置信,Sans就淡定多了:“果然是这样。Alphys,现在那个孩子在哪里?TA还没有来过热域。”

“哦,好,好的!我来查一下摄像头。”Alphys用难得迅速的动作扑向了电脑,切换起一个又一个镜头,“Sans,最后一个记录到她的地方是垃圾堆。”

“垃圾堆?”Sans思索了一下,那里的附近是宁静水域。那里有什么会伤害那个孩子的吗?Undyne?不,不可能,依照路线她是来不及赶过去的。难道是别的怪物?可是按照那个孩子可以和自己兄弟战斗的能力,其它普通的怪物应该不是问题吧。这也许是Sans摸不着头绪最多的一天了,当然,也是由于这乱七八糟的时间线。

再一次醒来的Sans发现他在睡梦中还挠着自己的后脑勺时,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揉着额角,那些自己强迫记着的信息正在头骨里盘旋,真是让骨头疼。

他直接来到了垃圾堆附近,顺着路去宁静水域。

将身形藏在阴影中,Sans无奈地想着不论是为了承诺,还是为了结束这不断重复的时间线异常,看来他都要悄悄给那个孩子加一“骨”劲儿了。但一路上除了水流声,他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不是战斗吗?那是什么困住了那个孩子?

Sans抓了抓后脑勺。可惜没有时间了。而在两三秒后,他的意识就如他所料一般模糊了起来。记住,那个孩子不在垃圾堆附近。他不断地重复着。去宁静水域找到TA。一定要找到TA。

从充斥着寻找TA的信息的黑暗中清醒过来花了Sans不少时间,就像是一台电脑接收了太多信息一下子宕机了一样。

啊,现在该从宁静水域找起吗?

Sans隐没在阴影中,路过的Woshua和Aaron没有注意到他,他们正吐槽着宁静水域里出现的超级难听的音乐。他们描述地太过夸张,当然,也有连Aaron都承受不住的原因,Sans决定还是拐个弯,先去Shyren那里看看。

这一次,Sans还是扑空了。而就在宁静水域东面的Gerson告诉他,没有孩子出现过。

最后一次了!Sans在头痛中发誓,那个孩子一定在宁静水域,找到TA,然后停止TA无意义的死亡。然后时间就可以安安稳稳地走下去了。就是这么简单!

Woshua和Aaron再一次路过了Sans,这次他们似乎沉浸在满足中。

看来那个孩子确实在这里。虽然确定了Frisk的位置,但Sans充满了疑惑:可是怪物们看起来对TA没有威胁,TA为什么仍然要重复这段时间?

怀揣着困惑,Sans悄悄靠近了已经确定的地点,他听到了Napstablook正介绍着一个游戏——雷霆蜗牛。Frisk就站在他的面前,似乎正准备参加。

可惜的是,TA失败了。

Sans稍稍退开一段距离,那个孩子看起来没有受到什么危险,应该会继续前进吧?他准备这次就不偷懒了,还是悄悄跟着吧。

但是,这时,Sans突然感受到一阵眩晕,他迅速看向Frisk,那个孩子还站在那里。可是时间又一次…

惊醒的Sans匆忙地去了宁静水域。之前发生了什么?那个孩子想要做什么?然后,他只看到Frisk重新站在了雷霆蜗牛的游戏前。之后,在失败后,再一次扭转了时间。

『这只是个游戏?

对你来说。』

也许对于掌握时间的人来说,这里确实仅仅只是个游戏。

Sans醒来后,打了个大哈欠。等几分钟吧,等Papy离开。然后,他可以去Grillby's慢慢享受——毕竟,时间还有很多呢。



发表于2018-01-15.1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