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已经咸到不能再咸的杂食懒癌_(:з」∠)_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赛高!♪(^∇^*)
欢迎考古,欢迎日lofter(•̀⌄•́)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Sweets

背景:Undertale有私设。

福中心向

私心打tag

话说大家觉得怪物们是什么口味的糖呢?

一发完结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有评论有动力!

Undertale目录

 

———————————————————————————————

 

迎接着初升的朝阳,Frisk品尝着糖果的味道。酸酸甜甜的番茄味,果然怪物们给的糖果都是他们自己偏好的口味呢。

 

Frisk想着,用舌头顶着糖块在嘴巴里滚了一圈,让味道充分地散布开来。TA含着这个糖块,甚至不敢用牙磕到,因为这些礼物对于一个TA来说实在太难得了。像是用牙咬碎糖块来获得更多的甜味但是会更快失去糖块的方式是永远不会加入TA的榜单的。而且,为了让TA的朋友家人品尝一下这些奢侈品,即使是得到的糖果,TA也只是用小刀割下一小块吃,剩下的大部分都装进了自己随身的小包里。

 

Frisk拍了拍TA的小包,能感觉到里面有些细碎的砂质的东西,TA安心地笑了,向通往山下的小径走去。TA有些不舍地回望了一下洞口,黑黝黝的,如果不是之前的经历,TA自己都不能相信Ebott山中会有这么有趣的地方,还有这么多的糖果。

 

Frisk一边走着一边回味着那些可能未来再也不会有机会吃到的东西。Toriel奇怪但是能填饱肚子的蜗牛派、Papyrus冰冻的意面还有路上捡到的乱七八糟的零食。当然,最忘不了的还是那些糖果啦!

 

Toriel的糖果是TA最喜欢的,甜蜜而且浓郁的奶油味,有一种家的味道。Frisk觉得如果再多给TA几个这样的糖果的话,TA可能就会在这种甜蜜温馨的味道下安心地睡着了。

 

Papyrus的糖果有些奇怪。它是咸味的糖果,按照TA舔过的Papyrus的冰冻意面,那种咸味大概是意面上很香的酱汁吧?虽然味道很奇怪,但Frisk还是决定带给TA的朋友家人们尝尝,特别是年纪小的那几个,他们一定还没舔到过意大利面的酱料!

 

相比起之前两个友好的怪物,Undyne的糖果就很难得到了,但是味道也确实很新奇。一种甜味伴随了气泡的感觉,如果能够形容的话,有点像是过去Frisk有幸喝到过的汽水的味道。但却比那个瘪着的瓶子装的汽水味道好多了!而且TA吃掉以后都没有像是之前喝完汽水那样肚子疼了老半天。虽然,可能是因为一个比较新鲜而一个是从垃圾桶里翻找出来的区别吧?

 

Muffet的糖果是巧克力味的,醇厚的口感但是有些苦。而且可能是Muffet是个女孩子的缘故,在送了糖果之后还送了TA一朵鲜花呢!

 

最让Frisk的Mettaton的糖果却让TA有些失望,因为那是个没有味道的糖果。Mettaton在地下似乎是个人见人爱的大明星呢!大明星在Frisk的记忆中是即使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女士先生们也会为之疯狂的存在。TA还以为明星们为了获得青睐会认真研究一下厨艺呢!可是鉴于Mettaton在喜欢当一个明星的同时还致力于做一个英雄,他在糖果上的不擅长大概也是可以理解的。

 

Sans的糖果也是Frisk正在享受的,酸酸甜甜的番茄味。这位好朋友在最后可给Frisk出了个大难题,困住了TA很久,要不是Frisk真的很赶时间,TA一点儿也不介意在和朋友度过最后一段时光。

 

“Frisk!上帝保佑!”

 

“Frisk你不会真的去Ebott山了吧?”

 

“太好了,Frisk回来了!”

 

“天啊!大家!Frisk回来了!”

 

“Frisk,Zoe只是吃坏了。你不用太担心。幸好你回来了!”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你一晚上到哪里去了?”

 

“Frisk?你还好吗?”

 

叽叽喳喳的声音唤回了Frisk的思绪,天啊,这一晚上发生了太多事了,一条小径根本不够Frisk去回忆的,TA已经蜗居了很久的贫民窟里。

 

看着周围关切的人,Frisk点点头:“放心我很好!你们肯定想不到我昨晚发现了什么!Ebott山上有一个游乐园!嗯,应该是这么称呼的吧?”

 

“游乐园?电视上的那种,超漂亮的地方?这不可能!大家都说传说那上面有怪物!”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觉得传说可能把游乐园里的人当做怪物了!我看到它们时真的吓了一大跳!”听到有人不相信,Frisk有些着急,TA可不是个撒谎的坏孩子!TA抖了抖TA的小包,“我还有打败怪物的奖品呢!是糖哦!我只吃了一点点,剩下的都带回来了!”

 

“是糖?”这是难得一见的奢侈玩意儿,不仅仅是那些已经迫不及待围了过来的孩子们,那些大人们也都探头探脑地望向Frisk。

 

Frisk在众人的期待中打开了TA一直紧紧护在怀里的小包,但是预想之中的糖块却消失了,只有许多灰色的粉末堆积在小包的底部。

 

“怎么会这样?”相比起Frisk的震惊不解和孩子们的失望,大人们则淡然多了,“糖可是很精贵的,也许是融化了吧。”安慰他们的大人指了指已经升到了他们头顶的太阳。

 

“唔…我还想试试糖是什么味道呢。”

 

这些粉末也可以试试呀!不忍心让伙伴失望,Frisk试着用手指蘸了一些粉末放进嘴巴里。甜的!

 

“这也是甜的!”Frisk把手指塞进了旁边伙伴的嘴巴里。

 

“唔!”那个孩子吮了好一会儿Frisk手指,才舍得松口,“真的!好甜!”

 

围观的孩子们骚动起来,他们在渴望地注视着Frisk的同时七嘴八舌地询问着Frisk关于游乐园的事情,也许他们也能带回来糖果呢?

 

“Frisk你还记得游乐园在哪里吗?”

 

“我也记不清了,我是迷路掉下去的。放心,我没有受伤啦!”

 

“Frisk,你怎么拿到糖果的?”

 

“感觉像是玩游戏吧!只要赢了就有奖励呀!我是勇者,他们扮演的怪物是坏蛋,然后我就嘿呀——咵啊——地打败他们就可以了!”Frisk手舞足蹈地表演着攻击的方式,“虽然有点难,我中间死了好几次,但又是可以复活的设定,我就成功通关啦!但是,超级厉害啊!怪物们死亡掉奖励的时候的样子就像是真的一样!超级难形容啊!”

 

听着他们的童言童语,大人们都笑了。

发表于2017-12-24.3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