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咸了的杂食懒癌_(:з」∠)_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赛高!♪(^∇^*)
欢迎考古,欢迎日lofter(•̀⌄•́)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Universe and the Loser(6)

Loser!frisk属于 @Miss 囧神 太太!

cp:暂定是papyrus x frisk x sans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最后求留言!有评论有动力!

 

我终于填回了一勺土!终于能够和文名一样开始搞事了!

上一章      Undertale目录


———————————————————————————————

 

门缝中一阵微风挤了进来,推着地上的灰烬拉出一道长长的痕迹,一些白色的粉末被风裹挟着。Papyrus兴奋地在空气中飘来飘去:“Sans,你看!”他灵活地绕着白色的烟尘绕了个圈。

 

“Heh。”Sans低沉地笑了:“Bro,你一直都是最酷的。让我们增加一些难度怎么样?”一些蓝色的光芒在他身后开始汇聚。

 

“哦,不!”

 

“你,你这个疯子!”

 

“不,不,不。”他摇着头,Papyrus飘过来,为了他们的不理解而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为什么要这样说?这是为了你们好。”他看着在墙角退缩着的怪物们,“为了你们不会痛苦,我会亲手帮助你们。”

 

Papyrus在几股白色的风中穿梭,但很快厌倦了:“Sans!这些根本难不倒伟大的Papyrus!”他双手搭着Sans的肩,凑近了他的脸,用近乎低喃的声音说:“让我们快点出发吧!还有许多怪物等着我们去解放呢!”

 

———————————————————————————————

 

Frisk和Papyrus在等待着Loser!Frisk醒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怪物搬迁到地表,Loser!Frisk却反而在人前出现得越来越少了。

 

她坚持不懈地跑到Alphys的实验室,做一些危险的实验。一天,Sans在接到电话后,走捷径半拖半架地带回了Loser!Frisk的尸体时这样解释到。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实验,但Frisk和Papyrus还是感觉到了知情人的不赞同。而为了阻止他们的朋友伤害自己,Frisk和Papyrus想到了一个办法——抓住了一切机会,带她出去走走——虽然他们的朋友时不时地要“休息”一会儿。

 

“Papy,你说L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连Sans都觉得不合适。”无聊的等待时间里,Frisk抱着膝盖坐在了Loser!Frisk身边。

 

“我也不知道,你明白的,Sans总是什么都不告诉我。”Papyrus也坐了下来。他们把Loser!Frisk夹在了中间,算是聊胜于无地为她的身体保保温。

 

“Well,其-其实我可以告诉-诉你的。”Sans的声音伴随着“嘎吱嘎吱”的踩雪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听起来很不自然。

 

Papyrus猛地回头:“Sans!不要用你的捷径吓唬我…!”

 

但是出现在他眼眶里的却不是Sans,或者说是一个和Sans极为相似却黑乎乎的家伙。

 

伴随着耳边Frisk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Papyrus才相信这不是他的幻觉,而是确实真实存在的一个不知名者。

 

看着Papyrus震惊的神情,那个依照他的模样姑且可以称之为黑色的Sans的家伙,反而恶劣地笑了起来:“怎-怎么了?Papyru-rus?不高兴我要-要告诉你一些你-你不知道的事情-情吗?”他的声音像是卡住的老旧磁带,但绝不是充满怀念与温馨的那种,“哦!我-我太久没有和我的兄弟相-相处了。也许我需要-要先道个歉?抱-抱歉,bro-o,吓到你了。”

 

远处的雪镇响起了警报。但是黑色的Sans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然后就将注意力转向了Frisk,他讽刺地笑着:“Hey,小-小老鼠,你以为我没-没有注意到你在-在做什么吗?”他翻了翻手腕,骤然间蓝色的丝线涌向了Frisk和Papyrus。

 

有所防备的Frisk和Papyrus试着躲避,但这些丝线却极为难缠,不仅限制了他们的肢体与行动空间,甚至能缠绕了他们的灵魂。

 

仿佛是逗弄老鼠的猫,只是略微移动双手的黑色Sans看着Frisk和Papyrus在越来越小的空间中挣扎,还饶有兴致地补充道:“也-也许我要感谢-谢你,即将省去我不少-少麻烦。我-我不用再-再把他们找出来了-了。”

 

他透露出的有恃无恐,让Frisk心中有一丝惶恐,而就是这一霎那的分神,蓝色的丝线彻底锁住了TA的灵魂。

 

“Human!”Papyrus跳起来,努力地伸出手想要抓住随着灵魂一起被吊起的Frisk,但他脚上早就缠绕着的丝线突然发力,让他的指尖和Frisk的衣角擦肩而过,而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黑色的Sans似乎被他们的在他操控下的笨拙样子逗乐了:“Hehehe-he。你们真是-是有趣的错误。可惜就差-差一点点——只要没-没有那个-个小分叉,你们就是正-正确的了。但是现在-在你们都是要被删-删除的错-错误。而且你们-们也-也不是我想要的收藏-藏品。”他嘀咕着Frisk和Papyrus不能理解的话。但是仿佛就此下定了结论,他收紧了束缚在他们灵魂上的线。

 

像是蟒蛇捕获猎物时一样,他们的灵魂被渐渐绞紧,一些碎屑慢慢从灵魂上崩离。Frisk和Papyrus只能看着他们的HP一格一格地消退。这个过程似乎并没有持续很久,但却又度日如年。

 

“唔!”这种被伤害的滋味一点儿也不好受,Frisk溢出了一丝呻吟。这让原本已经有些疲惫了的Papyrus再一次剧烈地挣扎着:“别怕,Human!我一定会救你的!”但这一行为却仅仅只是加快了他灵魂破碎的程度。

 

唯一的旁观者这一次没有出声,他极有兴味地静静观赏着。

 

突然,有什么东西从斜侧刺了过来,黑色的Sans不得不闪身躲开,这正给了Frisk和Papyrus喘息的时间。

 


发表于2017-12-07.4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