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Grillby能不能被吹灭

一发完结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有评论有动力!

 目录


———————————————————————————————

 

Grillby觉得最近大多数见面的人类或者怪物都很奇怪。

过去,大部分来店里的客人在拿到餐点后都习惯找一张桌子或是自娱自乐,或是和别的客人聊天,因为众所周知地或者大家默认地,火焰老板不会开口说话。

但是,现在…

“嗨,Grillby。”一个客人坐在了吧台,“有兴趣聊聊吗?”回应他的是Grillby明灭的火焰。他也不在意,继续絮絮叨叨着乱七八糟的事,话语间,有意无意地对着Grillby吹出一些气息。

Sans一定知道些什么。想到前段时间,语焉不详的骷髅,Grillby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了一点。说什么,“嘿,Grillby,知道吗?最近我们可能有热闹看了。”但是那种看热闹的眼神却是看着自己,当即就让Grillby心生不妙。可是,无论自己怎么询问——通过吧台边热衷为自己配音的怪物,Sans都不再开口。这让火焰老板突然想当一次黑心老板,下次Sans的账单一定要翻倍——虽然Grillby已经发过好几次这样的誓言了。

在Sans神神秘秘地通知之后,这些奇怪的客人们就突然出现了,有人类也有怪物,无一例外的都喜欢找自己聊天。

如果只是聊天,Grillby也不介意,但是都偷偷摸摸地对着自己吹气就让他有些接受不能了。且不说这个举动并不礼貌,单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气味,就让好脾气的老板很是头疼。

无奈的火焰老板只能在吧台留下一个按铃,除了有客人按铃点餐之外,一概躲在后厨不肯出面。但是这也抵挡不住那些有心的客人们,他们开始试着拖延点餐的时间,比如询问有什么餐点或者味道如何,即使菜单就在他们的面前。

这样下去可不行。

这件事必须要解决掉。

无奈地,在又渡过了被骚扰的一天的Grillby敲响了骷髅兄弟的房门。

“来啦!”门内传来回应,今天那个孩子也在啊。

门打开了,Grillby对着开门的孩子挥了挥手,但是出乎意料地,那个孩子露出了惊慌的神情。TA无措地绞着手指,然后颤声地对着Grillby道歉:“对不起,Grillby!”TA的眼角闪烁着泪光。

Grillby慌乱了起来,他身边散溢出这些火星。虽然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他需要安慰这个孩子。可是他才俯下身,这个孩子就一下子逃跑了——也许这个形容不太准确,但TA确实就仿佛Grillby是洪水猛兽一样地跑了。

“Kiddo?”

Grillby真的是一头雾“火”了。他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而当他看到因为听到动静而出来察看的Sans简直激动得全身上下的火星都在噼啪作响。

“Heya,Grillby。”只不过连Sans都有些神情闪烁,“你都知道了吗?对于这件事我真的很抱歉。”一直看好戏的Sans面对无辜的朋友终于感到有一丝罪恶感爬上了他的脊椎。

Grillby依旧不明白这接连的道歉是为了什么,但大致抓到了事情的一些边角了。为了防止又一个朋友因为负疚感而跑掉,他不得不开口了。燃烧的火焰中裂开了一道口子,他的声音低哑:“Sans,也许我们应该进屋慢慢聊聊?鉴于我还什么都不清楚。”

“哦,是的,没错。”

Grillby对Sans难得的忐忑有些幸灾乐祸?或者喜闻乐见?毕竟能让一直欠着一大笔账的Sans感觉内疚可不容易。

可是Grillby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细微的哽咽声和Papyrus担忧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Papyrus拉开了Frisk的手露出了TA湿漉漉的脸,用纸巾擦着TA的眼泪,但在发现孩子的脸被他擦红了时,他只好转而给Frisk递上纸巾。

“Human,请不要哭了。有什么困难的话,伟大的Papyrus会帮助你的。”

可惜这止不住人类孩子的泪水。无奈地,Papyrus本来想找Sans来帮忙一起安慰不知为何而哭泣的孩子,这时他才发现门口的Sans和Grillby。

“嘿,Sans还有Grillby!Human刚刚回来就哭了,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他没有注意到人类孩子泪水一下子更多地涌出来了。

Grillby看着哭得伤心的孩子,感觉很是负疚。他猜到源头就在自己的身上,但是他并不太清楚来龙去脉,他只能沉默地看向Sans。

Sans的颅骨上冒出了许多汗珠:“Bro,没事的,交给我吧。”

“是吗?”Papyrus松了口气,他对自己的兄弟总是很信任,“那Human就交给你了。Sans你能照顾好TA的,对吗?”

“当然。我们只需要聊聊,私密性的。”Grillby看到Sans眼窝中的光闪烁着。

“好吧。”Papyrus已经习惯了Sans总有许多的小秘密。但他转身离开时,还是向Frisk说到:“Human,如果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好吗?”哭泣的孩子抬起头,重重地对着Papyrus点了点头。

Papyrus安心地离开了。

剩下Grillby和Sans面对着止不住泪水的Frisk。

Sans叹了口气,他其实不擅长应对这个,“Kiddo,我们先谈一谈如何?哭泣解决不了什么的。我们要负起责任。”

Frisk听着,抽抽噎噎地打了一个嗝,TA向Grillby说到:“对不起,Grillby。请原谅我。”TA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可能,吸了吸鼻子,最后还是说,“请不要讨厌我。”

Grillby看着哭得像只小花猫似得人类孩子,只来得及慌乱地翻来覆去地安慰TA:“我不会讨厌你”。更别说,说出什么苛责的话。

“但是我还是希望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Grillby摸着Frisk的头发,鼓励TA。

得到了保证的Frisk止住了泪水,虽然还是时不时地打个嗝,但在TA断断续续的解释以及Sans的补充下,Grillby也终于明白这段时间的奇怪客人是怎么回事了。

“Sans,Grillby的火焰会熄灭吗?”有一天Frisk突然好奇。

Sans思索了一会儿,因为怪物们早就习惯了彼此各式各样的形态了,而且用魔法可以解释很多东西了,所以这个问题可从来没有被考虑过。

他只好遗憾地表示:“我也不知道,kiddo。”但是,除此以外,Sans有些唯恐不乱地提议道:“为什么不在网上问问其他人呢?”

Frisk很感谢Sans提出这个主意,然后也实行了。

Grillby瞥了一眼满头都是汗珠的Sans,怪不得Sans能够提早一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可是事件的后续却无法控制了。越来越多的人或怪物被挑起了好奇心,他们前仆后继地进行着尝试。Frisk和Sans这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所以,真的很抱歉Grillby。”

“我也是,Grillby。”

两个“罪魁祸首”再次对无故遭殃的火焰老板道歉。

Grillby叹了口气,他一手将Frisk抱了起来,一手摸了摸Sans的颅骨——反正这个矮个子骷髅大概再也长不高了,“我原谅你们了。”

“嘿,Grillby!”矮个子骷髅猝不及防下没有躲开,“我觉得我不适合这个。”

“OK。”Grillby从善如流地不再压Sans的脑袋了。他转而用两只手举着Frisk:“既然孩子你想知道答案,为什么不自己试试呢?”

“可以吗?”Frisk再三地确认。

“是的,孩子。”

“呼——”用力地Frisk吹了一口气。

火焰老板的火焰向后飘去,但是形体依旧保持着。

“咔——”相机的声音响起。Frisk和Grillby看向Sans,“Well,也许有了真相,那些人就不会去找Grillby了。”

然而…

由于照片证明了Grillby的可吹散性,积极尝试的人更多了,餐馆的收益更高了呢。

真是恭喜Grillby了。


发表于2017-11-07.6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