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Universe and the Loser(5)

Loser!frisk属于 @Miss 囧神 太太!

超级喜欢也很心疼卢瑟福,写文献给太太的Loser!frisk 。

文笔剧情都很拖沓。

cp:暂定是papyrus x frisk x sans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最后求留言!有评论有动力!

上一章     目录

 

———————————————————————————————

 

Asgore与Toriel回来时神情平和,这次的结果没有超出他们的预料。

———————————————————————————————


在结界破除之后,Alphys就迅速地连接上了人类的网络——不排除有《喵喵亲亲》的吸引力。然后向MT.Ebott所在的政府高层秘密地发送了一封邮件。

虽然政府大多反应缓慢,但一封穿过了防火系统,记载着另一个物种的历史、发展以及邀请的邮件,足够它迅速地运作起来了。

下属的员工们首先行动起来,他们开始验证信息的真实性、传输途径、历史…深夜,官员们的宅邸不约而同地响起了电话声。

午后,当Asgore与Toriel从阳光的温暖触感中回过神,一名西装革履的人类已经来到了他们面前。

“…先生,女士,请和我来。”那个人震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回过神说到。

Toriel宽和地对他笑了一下:“好的,十分感谢。”

微型针孔摄像机忠实地将画面传输至会议室的投影仪上。

———————————————————————————————


国王的诏令:

所有子民都可以前往地面,但所有行动必须在皇家护卫团的监督之下。

目前向地面迁居仍在商谈中。

当MTT电视台播报这个消息时,收视率瞬间极速增长,很可惜的,Frisk与Mettaton同台共舞的节目收视率就此屈居第二。

———————————————————————————————


Loser!Frisk可以说是第一次来到地面。毕竟当她还是个孩子时的记忆早已经模糊不清了。

夕阳洒下的余晖落在她的身上,暖洋洋的。能够听到远处一些怪物们兴奋地声音。

这就是怪物们所追寻的吗?

就连那个家伙也把这执着到了“骨子”里了吗?

Loser!Frisk不期然地想起了她一直想要阻止的Murder!Sans,他从没有踏足过地表。

是因为什么?

这并不重要。

但是只是这个表象就足够Loser!Frisk把它作为一个可以阻止Murder!Sans的救命稻草了。

可惜,人类的政府太过拖沓了。Loser!Frisk想着,如果不是为了防止怪物们被排斥,她真的一点儿也不介意在晚上悄悄潜入那些官员的府邸进行一些“友好”的小商谈。

她转身离开。结界这里已经考察好了,她已经知道这里可以布置什么陷阱了。

———————————————————————————————


Grillby的酒吧门被推开了,相比起大部分自娱自乐的客人,这位客人却不是个善于安静的:“NYEHEHHEH!大家好啊!”

“你好啊,L!”“嗨,L!”“好呀!”“你好!”

在原来有趣的常驻客Sans不知道为什么减少了来的次数时,一个活泼的新客人Loser!Frisk立刻迅速地成为了大家的新欢。

一路打着招呼进来的Loser!Frisk看到不安地晃动着火焰的老板,熟门熟路地调起了情:“嗨,Grillby!今天你依然照亮了我的世界。”Grillby的火焰晃了晃,燃烧得更加亮了一点。

旁边一直给Grillby配音的怪物笑呵呵地看着,完全没有要帮火焰老板解围的打算。

幸好Loser!Frisk的忠实听众都有些迫不及待。

“L,今天你要讲什么故事?”

“我想听上次接着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另一个故事更有意思。”

“窝想听辣个!”

“咳咳!”Loser!Frisk清了清嗓子,终于放过了可怜的火焰老板,“那么今天的故事就是……”

———————————————————————————————


时间安稳地过去了。陷阱已经全部准备就绪,甚至小部分怪物已经顺利搬迁到了地表。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什么?你要启用决心提取机?”Alphys拦在Loser!Frisk的面前,“听,听着!这对你没好处。我不会让你去用的。”

“咳咳!可是Alphys,我需要去确认一下。Please!”Loser!Frisk摆出了可怜…好吧,摆出决心脸请求道。

可惜,Alphys严辞拒绝了:“这会伤害到你的!总之,我不会让你用它的。”她有些不明白,“和平的这里不好吗?而且大家都很喜欢你?”

Loser!Frisk毫不动摇,她的目标一直只有一个:“抱歉,Alphys,大家对我很好,我也确实很喜欢大家。但是!”她低下头,刘海的阴影遮住了她的神情,“我不会停止去阻止他!”

Alphys突然觉得她可能不了解真正的Loser!Frisk。她一直以为Loser!Frisk是个和她表现出来得一样的,对除了她所说的“谋杀者”以外的所有生物都充满了爱的太过善良的老好人。但是现在,她面对的真正的Loser!Frisk,她的心中始终都有着一个目标。这是Alphys一直憧憬着的一类人。

“L,我真的非常、非常地羡慕你。”她加重了语气,来表达她的渴望,“你是我很想成为的那一种人。”她看到Loser!Frisk歪着头似乎有些不明白,心中苦笑,没有去解释。

她一直很难去直视Loser!Frisk,当然不是因为恐惧死亡或者鲜血,而是她自己清楚地明白、更想不要明白——在所有的她所未知的世界里,她都不能帮助到Loser!Frisk。所有的她都失败了,然后在下一个时间线继续等待着帮助。

她以为她能深藏这份心思,她以为Loser!Frisk会像她一样渴望和平地和所有人一起生活下去。

但是Loser!Frisk不一样,她一直都不一样。

 


发表于2017-10-30.2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