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A Date With Papyrus

背景:Undertale和平线之后的故事。

cp:Papyrus X Frisk

一发完结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有评论有动力!

目录 


———————————————————————————————

 

“It's a beautiful day outside.
Birds are singing.
Flowers are blooming.
On days like this,kids like you are whom I want to have a date with.”

看着Papyrus期待的眼神,Frisk觉得自己无法拒绝。

———————————————————————————————


他们已经离开地底很多年了,不论是怪物还是人类都渐渐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双方的文化逐渐互通,他们才发现他们对彼此都有误解。

Papyrus也是其中之一,他发现他竟然弄错了人类约会的真正过程!

他有些苦恼地向他的兄弟寻求帮助:“Sans,你说我是不是应该补偿Frisk一个真正的约会呢?我应该打扮地符合人类的审美,然后和TA一起去西餐厅吃一顿烛光晚餐?哦,不,Frisk不喜欢这种正式的场合,TA和我说过每次去这些地方都是商谈要事,现在这些地方都让TA不舒服。或者去看一场电影?Frisk比较喜欢推理类的电影。最近有什么这种类型的电影上映吗?还是去游乐园?TA小时候去得不多,但一直很喜欢。或者…”

Papyrus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的兄弟一点儿回应都没有,他看向他的兄弟,懒骨头又睡着了。

“Sans!”

“bro,那就去邀请kiddo进行一场约会吧,我想TA不会介意的。”Sans帮自己苦恼的兄弟做了个决定。

“可是Sans我该怎么邀请呢?”Papyrus还是很烦恼,“之前的约会我给Frisk发了一张…好人卡?这在人类的约会过程中是不会再来一次约会的。我该怎么开口呢?而且还要有我的心意。”

心意?Sans发现他的兄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言。哦,虽然Papyrus可能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真正的“心意”,但他也不能再在这个方面逗弄Papyrus了。

注意到Papyrus求助的目光,Sans说道:“OK,bro,你可以这样说…”

———————————————————————————————


“卟卟卟——”Frisk刚答应了Papyrus的邀请,Sans就在一旁吹响了他的小号。Frisk“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Papyrus…

“Sans!!!”他的怒吼差点掀翻了房顶。

———————————————————————————————


在约定的那一天,一阵“叮呤哐啷”的声音将Sans从睡梦中吵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敲响了Papyrus的房门:“Paps?你在……唔!”干什么?

一个大大的拥抱把他的话堵了回去:“哦!Sans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早就醒了!是为了我的约会吗?伟大的Papyrus被他酷酷的兄弟感动了!”

没有等Sans回应,Papyrus反身又摆弄起了他的瓶瓶罐罐——好吧,Sans明白“叮呤哐啷”的声音是怎么来的了,“Sans,你觉得我应该涂点什么?MTT牌美白霜?MTT牌古龙水?还是…?”

“按照你习惯的来就可以了,bro。你只是有点太紧张了。”Sans轻声地安抚道。

“紧张?不,伟大的Papyrus才不紧张!”Papyrus下意识地反驳。

但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停下来,不再摆弄那些可怜的瓶瓶罐罐:“抱歉,Sans,我可能是有点太紧张了。我害怕我不能给Frisk一个好的约会。而且最近我一想到要和Frisk约会,肋骨间就总觉得有什么要蹦出来。我是不是生病了?”

“这不是生病,bro。”Sans绞尽脑汁地想着该怎么回答才合适,但最后他瞥了一眼时钟,还是选择了转移话题,“那个…bro,时间快到了!你该快点准备出发了,千万不要迟到了。”

听到Sans的话,Papyrus转头看了一眼时间,一瞬间他弹动了起来:“天啊!谢谢你的提醒,Sans!”紧迫的时间感让他忘记了紧张,飞快地选择了惯用的搭配,换上了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的服装,“我走了,Sans!”

“See ya,bro。”

———————————————————————————————


当Frisk赶到约定的地点时,Papyrus已经先到了。

高个子的骷髅穿着米色的针织衫,搭着黑色的修身长裤,围着红色的三角巾。贴身而简约的搭配让本来就很有身材优势的骷髅更显得修长挺拔,吸引了往来许多人的注视。

“嘿!Frisk!”Papyrus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Frisk,马上就小跑了过去。

Frisk笑着握住了Papyrus向TA伸出的手,说道:“Papy,我的眼睛可能生病了…啊!”TA惊呼出声,因为Papyrus一把将TA拦腰横抱起来:“Frisk,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去医院!”

“Puff!等,等一下,Papy!”Frisk笑着阻止他。TA看着有些摸不着头脑的Papyrus说出了下半句,“否则,为什么我的眼睛离不开你呢?”

Papyrus一下子觉得自己的骨头都热得发烫了,甚至可能关节间都能喷出蒸汽了,肋骨间更是“咚咚”作响。他有些僵硬地放下了Frisk,结结巴巴地说:“哦,Frisk,我,我们的约会还没开始呢!你这样调,调情,太,太不符合流程了。对,不符合流程。”

Papyrus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着些什么了。在Frisk面带笑意地注视下,他的脑子更是糊里糊涂。直到坐到了影院里,黑漆漆的环境给Frisk的脸蒙上了一层面纱,他才舒了一口气。

这次的电影,是最近评价很高的一部悬疑推理类的影片。幸而Frisk最近有些忙碌,没有看过这部电影,所以Papyrus才可以比较方便地决定观看它。

Papyrus一直沉浸在影片的剧情中,直到他听到后排传来的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我有点害怕。”“别怕,宝贝。”他才突然发现自己差点错过了什么——影院约会必备的小动作!

他稍稍扭头看了一眼Frisk,TA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大银屏,而TA的手也自然地放在TA自己的腿边。

找到目标!于是,Papyrus盯着屏幕,慢慢地状似不经意地挪动着他的骨掌,先从自己的腿骨上移到座椅的边缘,再一点点地挪到扶手上。然后……一个温热的东西覆上了他的手背,打断了他的进程,是Frisk的手,Papyrus能够感觉出来。

Papyrus有些惊讶地看向Frisk,TA还是注视着屏幕,但是手上并没有停下,而是轻轻地分开Papyrus的骨指,十指相扣。在屏幕发出的微光中,TA的脸有些泛红。Papyrus又感到骨头要冒烟了。

看完电影之后,他们去了游乐园。

但不得不说,游乐园对骷髅来说不怎么方便,Papyrus已经不得不停下来好几次来和几个小孩子合照了。因此,他们只好挑几个类似鬼屋之类的场所来避开人群。虽然鬼屋可能更不合适?

“呀啊!!!!!”

不知道吓到第几个路过的游客,看着他们从自己身边夺路而逃,Papyrus都有些无奈了,Frisk拍了拍他的臂骨。

“嘿!”一个声音在他们背后突然大喊。

但是Frisk和Papyrus只是淡定地回过头。是个骷髅?哦,仔细打量的话还是能看出来是个扮成骷髅的人。他似乎对于Frisk和Papyrus没有惊声尖叫而有些失望:“哦,你们一点儿也不害怕吗?”

“不会啊。”Papyrus回答。Frisk也摇了摇头。

Papyrus的话吸引了那个搭话的人的视线,“喝啊——”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上下打量了一下Papyrus和Frisk。这让两人有些不自在,也做好了迎接新一轮尖叫的准备。

但是出乎意料的,他称赞道:“Wow!你的骷髅男友真酷!”

“男友!?”Papyrus有些慌张地想要解释什么,“那,那个,你可能…”误会了,这几个字在Papyrus的喉头滚了滚,但始终吐不出来。他感觉他手中握着的Frisk的手滚烫滚烫的。

那个人看着别扭的Papyrus和通红着脸的Frisk了然地笑了:“哦,好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约会愉快!”他挥着手跑走了。

“哦,再见!”“Bye!”

“……”

他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Papyrus清了清嗓子:“Frisk,我们继续吧!约…会…”最后两个字他说得很轻。“约会”感觉像是变了味一般,让Papyrus觉得即使只是说也让他肋骨之间有什么蹦得厉害。

“嗯。”Frisk轻声地回答,更像小猫的爪子挠在了Papyrus的肋骨上。

之后,他们将很多游乐项目都玩了个遍,直到黄昏时,他们坐上了摩天轮。

“谢谢你,Papy。我今天真的很高兴。”夕阳映着Frisk的脸,红彤彤的。

“我也是,Frisk。”Papyrus突然感到不太好意思去直视Frisk的脸,他也扭头看向窗外。

他们都感觉有许多想要倾诉的情感,但又无从去说。

车厢轻微地摇晃了一下,Papyrus感觉身边凹陷了下去,骨掌上再次覆盖了一层热意。他低下头,仔细地观察着Frisk的手,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渴望,渴望时间就此静止。

“Frisk…”

“Paps…”

两个声音同时在车厢里回荡。

“Wanna another date?”


发表于2017-10-29.2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