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Satire

想取一个副标题:《好人不长命》

背景:Undertale&Underfell,主Underfell视角。

cp:亲情&友情向

一发完结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有评论有动力!

目录 


———————————————————————————————

 

回音花丛里,两个小小的影子正猫着腰,向前摸索着。他们能听到那些人泄愤似得踩踏草丛的声音。

“可恶!那两个小崽子躲到哪里去了?”

“给我滚出来!滚蛋!”

“你!去那边找!”

“我要找到他们然后撕碎!”

“呵,蠢货。”Sans不屑地说着,但与他的鄙视不同的,他拉着Papyrus小心翼翼地绕过了那些大声叫骂的怪物。虽然很是鄙夷那些没有脑子的怪物,但那些怪物的力量却还是他们无法抗衡的。

不久,Sans发现今天他可能是真的倒霉,不只是在于招惹错了有着大后台的怪物孩子,以至于被撵着跑。还在于他虽然绕着那些怪物走而没有被抓到,但这些怪物却没有真的那么傻,他带着Papyrus被包围在了他们的搜索圈中。

“Sans,别发呆了!”Papyrus扯了扯Sans的衣角,打断了他的懊恼。

有沉重的脚步声在慢慢靠近。

Sans把Papyrus抱在了怀里,他们蜷缩在一起,屏住了呼吸。

“在那里!”那个脚步快速地靠近,“你逃不掉的,混球!”

随着愈来愈沉重与密集的脚步声,时间却仿佛拉长了一般。Sans感觉到一丝荒谬和讽刺,明明是如此“骨”动人心的时候,他的大脑却如此清醒,清醒到他在理智地思考着怎样才能在护住Papyrus的同时减小自己所受的伤害。

而这份不算煎熬的等待却也随着擦肩而过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等,等一下!”有一个耳熟的声音,“你们可能认错人了!”

“哈?”

“哼,别管他说什么,上!”

Sans和Papyrus悄悄地探出头,他们看到一个比Sans稍微大两圈的骷髅灵活地躲闪着攻击。

“Wowie!Cool!”Papyrus在Sans的颅骨边轻声地感叹,Sans拍了拍他的肩当做回答,因为他的心思已经充斥着疑惑——那是谁?

当然,他对知道那个骷髅姓甚名谁没有任何兴趣,而是在于他来自哪里——那个骷髅有超过那群蠢货的能力,但是他却不攻击甚至不愿意反击。他与这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只是好奇也只有一瞬,他开始催促着Papyrus跟着他离开。

但在他发愣的时候,Papyrus被一滩在他们不远处的彩色颜料吸引了注意力。在Sans催促时,他正跪坐在颜料边,看着颜料中倒映着的彩色的自己。听到了Sans的催促,Papyrus用手撑地准备借力站起来。

没有着力点?Papyrus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失去了平衡。

“Puff!”当Sans看到Papyrus一个不稳就向那摊颜料倒去时,要不是担心把那些怪物吸引过来,他差点笑出声。

但当他看着他的兄弟一点点消失在那摊色彩中时,他彻底笑不出来了。他猛地扑了出去,抱住了Papyrus。

在一段时间的失重之后,当他们从抱着滚作一团的困境中挣脱开来,他们发现他们又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地方,那摊颜料也在他们的身边。

但是没有那些怪物追逐打骂的声音,空气中也没有飘荡着灰尘,甚至他们面前还有另外一个与Papyrus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骷髅。

“NYE?”那个小骷髅歪了歪头,仔细地打量了他们一下,“Wowie!我们长得好像!”他向Papyrus扑过去,但是被Sans抵住了脑袋。

“喂!小鬼,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Sans难得地对Papyrus以外的怪物使用了堪称是温和的语气。

“我是Papyrus!伟大的Papyrus!”也叫做Papyrus的小骷髅没有发现Sans的震惊,他用着和Papyrus极度相似但更加尖细一点的声音抱怨道,“今天我和Sans来这里玩,但是他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偷懒了!”

“Bro,我只是打了个盹。你就交上新朋友了吗?”一个声音插了进来,Sans觉得自己已经能够预料到自己会看到谁了。

他扭过头,果然另一个和自己很像的骷髅就现在不远处。虽然那个骷髅的眼眶黑洞洞的,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那个Sans的目光牢牢地钉在了他抵着另一个Papyrus头顶的手掌上。

Sans撤开了手,甚至放心地任凭另一个Papyrus欢快地继续他之前的动作。

两个Papyrus很快熟悉起来,虽然自己的Papyrus似乎对另一个自己的过分活泼很不适应,但Sans看热闹却是很开心的。

“Heh,看来你很喜欢看你兄弟手忙脚乱啊。”另一个Sans对Sans揶揄道。

“你也很放心,不是吗?”Sans并不怎么友善地回应道,他不能理解另一个自己是怎么想的——是的,另一个自己,虽然很难接受,但不难去想到,鉴于这么多的巧合,这个解释是他所能想出的最合理的。那个奇怪的骷髅有着一支奇怪的笔,和有着奇妙功能的颜料很是相配,不是吗?

但这些是自己有所把握的,而另一个自己呢?他对他们一无所知,却放任了Papyrus。

“嗯哼。”那个Sans似乎不是很介意Sans不友善的态度,他伸了个懒腰,“我当然放心,Papyrus总能交上他想要交上的朋友,不是吗?虽然你们来的地方不怎么太平,嗯?”

“哼。”Sans没好气地叱了一声。

“啪嗒啪嗒”两个Papyrus拉着手跑了过来——或者说,一个兴致勃勃地拉着另一个跑在前面,另一个则是别别扭扭地跟着。

“Sans!”前头的那个一边跑一边说,“我们带Papyrus他们一起去其它地方玩吧!哦,我们名字一样,叫起来有点别扭。”他小声地嘟哝。

Sans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难搞的兄弟这么快就被征服了。而且看着另一个Sans自豪的笑,真是让他不爽。

“当然可以了,Paps。”

另一个Sans带着路,两个Papyrus其次吵吵闹闹的,Sans沉默地走在最后。

许多怪物在他们身边路过,互相友好地打着招呼。和平的世界,啧,Sans不否认自己有点期待。

“Sans,我有点走不动了。”Papyrus憋了很久,终于示弱了。

Sans也走得额头冒汗,觉得似乎有什么一直拉扯着他。但他嘴上却说着:“Heh,Papyrus,你也太弱了。”他蹲下身,“上来!”

“哼!”不是很满意Sans的说法,Papyrus爬上Sans的背的时候重重地蹬了几下。

“哦,Papyrus,不要这样对待你的兄弟。”另一个Papyrus挂着担忧的表情劝道。

“我就要!因为我是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Papyrus在Sans的背上扭来扭去,让Sans不得不跟着扭来托住他,以免这不安分的小崽子真的摔下来。Sans觉得自己一定看起来蠢爆了,因为另一个自己满眼眶都是笑意。

就这样歪歪扭扭地走着,充斥着Papyrus们稍显幼稚的小争执。直到Sans一步都不能再迈开。

有什么把他们拦住了。

“Sans有什么拉着我。”Papyrus的臂骨紧紧地环绕着Sans的颈骨。

“别怕,胆小鬼。抓紧我就行了。”Sans用力地抬起脚,但始终落不下来,一种力量在阻止他。

“Sans!快来帮忙!”另一个Papyrus抓住Sans的衣袖拉着他,但即使他和他的兄弟把他们的小骨头的份量都加上,Sans也没能挪动一步。

“Shit!”Sans刚刚把脏话说出口,软绵绵的布料就盖到了他的脸上,Sans瞥到另一个自己为了尽力捂住两个Papyrus的耳朵,踮着脚几乎是环抱着他,但是眼神又钉在了他的身上,耸了耸肩,“好吧,我会注意的。”

“但是看来和平不是我们能走的道路。”连Sans自己都听出了自己语气中的失望,他清了清嗓子。这时他感觉到了Papyrus的手骨有些颤抖。

“Sans?所以我们是被拒绝的吗?Papyrus即使很努力了还是不行吗?”

“呃…”Sans不太擅长温和地去开解他的兄弟,他放下他的兄弟,轻轻地安抚他的脊骨。他求助地看向另一对兄弟。

幸好另一个Papyrus接收到了这个信号。他先是拍了拍Papyrus的骨掌,再给了他甚至Sans一个大大的拥抱——当然,不完全的,因为他还只是个小骷髅,没有长长的臂骨。

“相信伟大的Papyrus!你们都是受欢迎的!也许有什么原因阻挡了你们,但是这不会很久的!我们还是小骷髅嘛!再长大一点,再努力一点,我们都能成功的!”小骷髅绞尽脑汁地憋出了有些苍白的话。但是他的抱抱还是相当给力的。

“嗯!你说得没错!我的力量再强一点的话,没有谁可以阻止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的!WUEHEHHEH!”

———————————————————————————————


这个和平的世界一度成为兄弟俩的避难所。

另一个世界的他们也习惯了备一份伤药在身上。

但是随着他们渐渐长大,Papyrus拒绝再和Sans来到这里。

“Sans,那是个好地方。”Papyrus有一天拦住了Sans,“但是那里不是我们该在的地方。那里太和平了!你再沉迷在那个地方,迟早会死的!”

Sans没有去辩驳,他只是沉默地推开了Papyrus。

“Sans!不要再抱着愚蠢的幻想了!”

“我TM知道自己在做什么!”Sans在吼完之后,就走捷径离开了。他没有看到Papyrus一瞬间低落的神情。

Sans呆呆地坐在回音花丛中。他知道Papyrus说的没有错,但是他还是舍弃不了这种可以接触和平的机会,虽然直到现在他连雪镇也无法踏足。

“Sup!”“你好啊,Sans!”每天都来这里逛一圈的骷髅兄弟友好地和Sans打招呼。

“Heya。”Sans声音很低沉。

他们发现Sans似乎心情不是很好。这时候就是Papyrus出场的时候了,对于两个小时候就交上的朋友,Papyrus已经能够熟练地安抚他们了。

———————————————————————————————


大门被推开了,发出了“嘎吱”的声音,在寂静的森林里回荡。Sans悄悄地藏了起来,他看到一个小小的影子从门缝里挤了出来。

看来门里的疯女士今天心情还不错?

他重重地踩断了一根树枝,看到人类小孩一惊一乍地,感觉有趣极了。

他走到人类小孩的身后,压低了声音说:“人类,你不知道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吗?转过来,握住我的手!”

那个孩子竟然真的听话地转身,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虽然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Frisk感觉一种麻麻的感觉从TA握住的地方传遍了全身。TA面前的骷髅恶劣地笑着:“Heh,在手里藏着放屁垫的玩笑有点过时了,所以我换成了放电。”

“这一点也不像是个玩笑!”Flowey在Frisk的怀里大声地抗议。

但Sans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对Frisk说:“我是Sans,骷髅Sans。我的工作是抓捕人类。”他看到Frisk的脚慢慢地后撤,摊着手耸肩,“但是我懒得去抓。可是我的兄弟和我不一样,他十分狂热地想要抓到一个人类。”

“跟我来。”Sans示意人类孩子。

他听到那朵奇怪的花在和那个孩子讨论:“Frisk,他可是臭名昭著的骷髅兄弟中的一个!你真的要相信他?”“嗯。”“可是,谁知道他会把你骗到什么地方去?也许就是送到他的兄弟手里呢!”“我觉得他没有恶意。”“诶…Frisk你太天真了!”

Sans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感觉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气息。

“去台灯后面。我为了找一个形状便利的台灯了可费了不少功夫。”

孩子听话的躲到了台灯后面。

“Sans!你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意料中的,Papyrus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哦,boss,我只是去巡逻了。”Sans漫不经心地回答。

“但是你可不在任何巡逻路线上。”Papyrua双臂环胸,有些不耐烦地点着脚尖。

“也许是正好错过了。”Sans依旧很敷衍地回答。

“……”

就这样扯皮了很久,Sans终于成功地气走了他的兄弟。

在人类孩子从台灯后面轻手轻脚地钻出来的时候,Sans说:“看到了吗?我的兄弟虽然脾气不好,但是还挺…呃…怎么说,挺好欺负的。希望你能陪他玩玩。”

“我觉得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人。”Flowey轻声地在Frisk耳边吐槽。Frisk赞同地点点头,刚刚骷髅兄弟争执到最后,那个高个子的骷髅甚至变出了一些骨刺攻击Sans,虽然Sans都躲避了过去,但这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样子。

可是随着解开Papyrus的谜题越来越多——虽然大部分危险的机关都按照Sans说的“恰好的”出了问题,看着Papyrus身边一直气得他直跺脚的Sans,Frisk渐渐觉得Papyrus也许确实挺好欺负的?

———————————————————————————————


看着那个孩子宽恕了Papyrus,甚至和他有了一个约会——Sans觉得可以用这个一点儿也不成人的约会嘲笑Papyrus一段时间。然后又宽恕了Undyne、Mettaton等等。

Sans站在审判厅,面对着那个可以带来和平的孩子。

“嘿,kiddo。你最近很忙吧。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是否觉得即使最坏的人也能改变?觉得只要经过努力,每个人都能成为好人?”

“嗯!”Frisk点了点头,TA向Sans靠近了一点,TA还记得在雪镇,Sans提供的帮助。

但是Sans抬手就将小花变蓝,扔到了一边。

“微笑垃圾袋你干什么!?”

“Heh。”Sans用骨刺在Flowey周围拦了起来,他依旧无视了Flowey,“OK,kiddo,那让我们有一个好时光吧。”

相较于怪物们的攻击,骷髅兄弟总能在最后手下留情。Frisk又一次在骷髅兄弟的仓库里醒过来。Flowey在TA的身边正气鼓鼓的,也许Sans又开了什么恶劣的玩笑。

TA推开仓库的门,熟门熟路地敲响了骷髅兄弟的门。

“早,Human。”Papyrus打开了门,意面的香味飘了出来,“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特制意面正好完成了!”“咕噜咕噜”Frisk的肚子也适时地响了起来。

“对了,Human。你有看到Sans去哪里了吗?”Papyrus难得没有赶着去巡逻,而是靠在了桌边,他似乎也不需要Frisk的回答,“其实就算我知道也没什么用,Sans一直有他自己的想法。其它怪物都以为他是懦夫,每天被我打骂。但是,如果他真的下定了主意,没有人可以改变,即使是我。”

他扭头瞥了一眼Frisk:“说实话,那个混球一直把什么都憋在自己心里。别被他的举动迷惑了。”Frisk点点头,看着Papyrus满意地离开,感觉这两个兄弟都有点口不对心。

第n次面对Sans,Frisk充满了决心。

在宽恕Sans之后,他结结巴巴了很久,憋得额头上冒出了很多汗:“那,那个…kiddo…”

“他到底想要说什么?”Flowey不耐烦地用它的叶子拍着Frisk的手背。Frisk则安抚地摸摸它的叶子,静静地等着。

深深地吸了口气,Sans飞速地把话说了出来:“我很希望你能活着回来。”然后迅速地他消失在了捷径里。

Frisk愣了一下,笑声回荡在长廊中。Flowey在笑声中捂住了脸,无法想象,过去凶残的怪物现在竟然连说句关心人的话都会把自己逼得窘迫到逃跑。

———————————————————————————————


“我们要去哪里?”Frisk轻轻地询问Papyrus,至于Sans,那个总喜欢捉弄别人的家伙早就不在TA的询问名单里了。

“Human,那可是个好地方!”Papyrus竟然也学起了Sans,不肯正面回答,“这可是我们要给你的惊喜!”

“Heh,没错。那可是个好地方。”

骷髅兄弟的回答大大加强了Frisk的好奇心,兄弟俩很少对什么东西有相同的看法,能得到他们一致称赞的,肯定很棒。

“跳进去?”Frisk看着面前一滩颜料,觉得不可思议,要是Flowey在的话肯定要嘲讽骷髅兄弟的智商了——虽然这次的秘密行动在兄弟俩的要求下Frisk把Flowey放在了家里。

“是的,Human,跟着伟大而邪恶的Papyrus!”

大变活“骨”!Frisk震惊地看着Papyrus消失在了颜料里,试探性地伸出脚,这时Sans重重地推了TA一把。

Sans!Frisk朝着地面倒去,TA的心里怒吼着,我一定要和Papyrus告状!

一阵翻转,在落地时,一双手接住了TA,Frisk听到了Papyrus的声音:“嘿!Human你还好吗?”

“没,没事。”Frisk向Papyrus竖起了拇指,但还是有点晕头转向。

“Boss,似乎有点不对劲。”

Frisk打量了一下周围,一样的环境,但是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着大量的灰尘,让人的嗓子有点痒痒。

远处,一个熟悉的模糊的声音传来:“可恶!!!!!”

“是Undyne!”骷髅兄弟对视一眼,Papyrus捞起了Frisk,一起向声音的来源跑去。

一股压力渐渐增强,虽然骷髅兄弟已经变强了许多,但是他们还是被阻拦住了。他们只能听到Undyne的怒吼。

“Fuck!”Sans想使用他的捷径,但却失败了。

“Sans!”Papyrus向他的兄弟示意怀里的人类孩子,Sans不得不把其它多余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看着焦急的骷髅兄弟,Frisk充满了前进的决心。决心照亮了前路。

骷髅兄弟感觉压力一下子减轻了,他们惊讶地看着Frisk。但时间不等人,他们向前冲去。

半融化Undyne半跪在地上,似乎是体力不支,她用她的长矛支撑着她的身体,她的面前一个小影子正准备挥舞下一把小刀。

“噗嗤!”是洞穿血肉的声音。

但是洞穿的却不是她。

 

Undyne惊讶地抬头,那个恶魔挂在了骨刺上,带着惊讶的表情,失去了呼吸。

“Undyne?”模模糊糊的,她听到了Papyrus的声音,甚至看到了远处Papyrus的身影正在慢慢地走过来。

女英雄笑了起来,放心地化成了灰烬。

“WTF!?这是怎么回事!?”Papyrus这次没有阻止Sans的脏话,这也是他所想的。原来记忆里的和平都变成了眼前的灰烬和尸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脚步声传来,一个身影从阴影处走了出来:“Heya,好久不见。”他的身上沾满了灰尘。

Frisk往Papyrus的怀里缩了缩,这个和Sans极度相似的骷髅看向TA的眼神十分不善。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Paps死了。”没有回答任何问题,那个骷髅说完就转身消失了。

“死了?等…!”虽然在看到Undyne时已经有所准备,但是骷髅兄弟还是怔住了,错失了拦住另一个Sans的机会。

Frisk的决心的力量还是有限,在那个骷髅消失之后,他们再也没有找到一个活着的怪物。

———————————————————————————————


再一次来到这里。

骷髅兄弟带着Frisk漫步在地下,没有任何力量阻拦他们的探索。

地下已经空无一人。


发表于2017-10-28.2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