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Universe and the Loser(4)

Loser!frisk属于 @Miss 囧神 太太!

超级喜欢也很心疼卢瑟福,写文献给太太的Loser!frisk 。

文笔剧情都很拖沓。

cp:暂定是papyrus x frisk x sans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最后求留言!有评论有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今晚他们有一个特别的睡前故事。

Papyrus和Frisk躺在Papyrus的赛车床上,听着Loser!Frisk断断续续地说着她的故事。

她说今天先讲她的时间线上的冒险故事。

这个故事和这里有一些不同,Papyrus和Sans加入了她的冒险,他们一起参加了Mettaton的电视秀,他们在Muffet的洞穴中享受了一把蜘蛛吊床。

在她难得轻柔地讲述中,Papyrus和Frisk都睡着了。他们做了个梦,梦中有个爱笑的系着红色蝴蝶结的女孩,有打打闹闹的骷髅兄弟。

Loser!Frisk轻轻地合上了房门,几张纸巾被递到了她的面前,她低下头,Sans正站在她的面前。

“擦擦吧,kid。”Sans歪了歪他的颅骨,示意Loser!Frisk脸上和身上的血污。

“谢谢啦,Sans!”她控制着自己的音量,防止吵醒熟睡的Papyrus和Frisk,“很抱歉把你们的家弄脏了。”

“Kid,这是不可抗力,不是吗?你不需要为此抱歉。”Sans懒洋洋地晃荡了一下他的脑袋,也许是摇头,“相反,我很感谢你让他们这么高兴。”

“NYEHEHE!伟大的Frisk可以让所有人高兴起来!噗!咳咳!”Loser!Frisk急忙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压下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但血很快就浸透了纸巾,然后滑进了她的领口和袖口。

一只骨掌握住了她另外一只手,她顺着Sans的力道走了几步,听到Sans说:“坐下吧。”她没有犹豫,向后稍稍退了一小步,感觉脚跟碰到了什么东西,就一屁股坐了下去,正中沙发!

她放松身体陷进了沙发,听到Sans趿拉着拖鞋的声音,然后一个暖暖的东西被塞进了她的手里,是一个杯子。

之后出乎Loser!Frisk的意料,Sans也没有离开,他坐到了沙发上,然后开口问到:“你为什么要哭?”虽然Loser!Frisk的脸上因为小毛病一直有着血污,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她的泪水从未停止。

Loser!Frisk没有回答,她只是抱着那个杯子。Sans也没有继续他的询问,即使是这次提问也只是他偶尔的心血来潮。

他们都没再说什么。Loser!Frisk觉得这份时间对她来说太平静了,平静的奢侈。

———————————————————————————————


小毛球国王发出了诏令。

第一条是关于离开地底的。国王将与前王后一起前往地面尝试与人类接触,如果沟通顺利,怪物们就能逐渐回到地面。

第二条是关于加强陷阱与谜题的。Alphys博士通过机器预测到王国可能会遭遇巨大的危机,所以,所有的子民都要配合王国护卫队对谜题与陷阱的改造。

———————————————————————————————


“拜托你啦,Papyrus!你的谜题一定很棒!”

“NYEHEHE!没问题!相信伟大的Papyrus吧!Frisk也会帮我的,对吧?”

“嗯!”

被“赋予重任”的Papyrus和Frisk离开了。Sans看着Loser!Frisk忽悠走了他们,不知道她想要谈点什么。

“Sans,可以和我一起去找Alphys吗?伟大的Frisk有很多不错的点子!”

也许Sans知道自己留下来的原因了:“OK,kid,那么一个捷径?”

“当然啦!”

———————————————————————————————


Sans对比着Loser!Frisk塞给自己的设计图,计算着陷阱的效果和成功率。那个小鬼真是会抓劳力。他转着笔,心里狠狠地吐槽。

他本来把Loser!Frisk送到实验室就打算偷偷溜走的。毕竟他还有着4份工作——虽然随着结界的打破,这些工作基本已经要结束了。但他目前一点儿也不想拥有第五份工作。

但是那个女孩却告诉他:“那个谋杀者会收集走决心,时间线不会再重置了。”

不得不说,这戳中了Sans的软肋。如果时间线能重来,Sans不介意划划水,毕竟只要重来所有人总会平安无事的,不是吗?但如果只有一次机会,那为了保护,他就要拼尽全力了。

Sans难得的卖力起来。Alphys也没有闲着,准确地说,在Loser!Frisk和Sans来拜访之前,她就已经忙起来了。

“Mettaton…我刚刚调试了你的动力系统,你要不要试试看?”

“哦,当然了,Alphys。这个调整有什么效果?”

“因…因为你想要搭载更多的武…器,所以这次调整能增加你的负重,还加快了部件的运行速度。”Alphys跟着走得有些踉踉跄跄的Mettaton说到,“但是Mettaton你没有必要…我是说我们的皇家护卫团都很厉害了。”

但是他们战胜不了那个女孩口中的谋杀者,Mettaton想着,当时她描述那个谋杀者时用的词是“屠戮”——有着巨大差距的单方面的杀害,而且她至始至终都没有说她成功阻止过谋杀者,这就代表了一个很坏的可能——她从未成功过。

相较于Alphys由于懦弱的性格导致的下意识忽视一些细节,Mettaton却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这些信念只在Mettaton心中盘桓了一瞬,TA就以一种漫不经心地口吻说到:“放心,Alphys,作为明日之星的我当然不会以身犯险,我只是想要做一下跟踪报道而已。”

“可是那只要…”改善一下防御力就可以了。Alphys在心中默默地反驳Mettaton糊弄人的话,但是她知道她阻止不了Mettaton下定决心的事,她能做的就是尽量改良Mettaton的身体来保护TA。

“Alphys可以来帮个忙吗?”Loser!Frisk的声音透过门传了进来。

“好的!我马…马上来!”Alphys扭头回复道,然后她拘谨地和Mettaton说,“抱歉,Mettaton,我去处理一下就来。”

“好的,Alphys。”

科学家有些佝偻地踏着她的小碎步走过来,她问到:“L,有…有什么问…问题吗?”但她的眼神飘忽不定,始终没有聚焦在Loser!Frisk的脸上。

“我刚刚查看了监控器,有些地方还有死角,我们可以多装几个!咳咳!”一些血顺着操作台流到了地上,Alphys刚刚瞥到一眼就仿佛被烫到了一般,移开了视线。

“哦,好…好的。我能看看吗?”

“当然啦!我说的就是这里的几个!”Loser!Frisk兴致勃勃地切换了几个镜头,“我还想加几个陷阱,我已经让Sans去验算伟大的Frisk的设计图啦!当然啦,希望之后你也能帮忙看看!”

“哦!我当然会!”Alphys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毫无疑问地她被鼓励到了,她甚至能够直视Loser!Frisk了,但只看了一眼,她又犹疑了,“如…如果我能帮得上的话。”

“当然啦!你可是我不可或缺的重要伙伴!相信伟大的Frisk的判断!”少女拍着胸脯说到。

Alphys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鼓起勇气,她说:“我…我会加油的!”

 


发表于2017-10-21.4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