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墨

欢迎评论,小红心,小蓝手!这些都是我的动力!≧∇≦
杂食懒癌_(:з」∠)_

© 故墨

Powered by LOFTER

The Universe and the Loser(3)

Loser!frisk属于 @Miss 囧神 太太!

超级喜欢也很心疼卢瑟福,写文献给太太的Loser!frisk 。

文笔剧情都很拖沓。

cp:暂定是papyrus x frisk x sans

有问题请告诉我,我会改正的!

最后求留言!有评论有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咳咳!伟大的Frisk又回来了!”地上已经断气的尸体突然发出了声音,然后一点点爬了起来。

 

众人震惊地看着已经死去的人再一次复生。

 

仿佛有谁把她身体上的时间倒转了。她的身体有了温度,重新变得柔韧。她也有了呼吸,虽然仍旧虚弱。她的血又开始从她的体内流出。甚至被她扔在身后的刀也回到了她的手中。

 

Sans看了一眼Frisk,那个孩子紧紧皱着的眉头和抿着的嘴角表现了TA对此的不知情,而且时间线还在继续,这不是TA的决心的力量。

 

“不用担心我!伟大的Frisk只是有一些小麻烦。但是只要那个危险没有消失,伟大的Frisk就永远不会真正的死去!”

 

“不会真正的死去?还有那个危险?抱歉,孩子,可以和我们说明一下吗?”Asgore揽着Toriel走了过来,但是还未及到她的面前,Toriel就微微地扭身离开了他的臂弯,小花也缠绕到了Toriel的肩上。

 

Asgore一瞬间的懵逼和可怜的表情让所有人都有些忍俊不禁,Toriel甚至笑出了声。

 

那个自称是Frisk的生物脸上挂着微笑,在众人的情绪有所平复后才端正了神色说到:“我所说的危险来自一个怪物。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Murderer,他不停地穿梭到各个时间线通过屠杀获取EXP和LOVE。”

 

“LOVE!?”

 

“是的。他一直在屠戮各个时间线来取得LOVE。我的世界就被他摧毁了,本来我和我的家人朋友都死在他的手上,但是,NEYHEHE,伟大的Frisk才不会放弃!所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时间就被固定住啦!”

 

“哦,我很抱歉,孩子。”Asgore有些无措。

 

Undyne则是听到屠戮就已经充满了想要杀死那个所谓的谋杀者的想法,她迫不及待地询问到:“那个家伙长什么样子?什么时候会来?我一定要杀了他!”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另一个Frisk说:“抱歉,我的朋友,我也不知道。他和我来到不同时间线的时间点是不一样的,我只能挑选他最可能来到的时间线。但是,再给伟大的Frisk一点时间,伟大的Frisk一定能弄清楚的!”

 

“那他的模样呢?Kid,你应该不是第一次面对他。”Sans出乎意料地提出了问题——人尽皆知的,他一直是个懒骨头,他自己有时候也这样自嘲。虽说不太礼貌,但大部分知道这一点的生物都以为他是不会参与这样子的提问环节的。

 

另一个Frisk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抱歉,我的朋友,我只能告诉你们他的周身布满灰尘,是一个会时不时地与他自己臆想出来的生物对话的疯子。但是不用担心,伟大的Frisk一定会帮助你们打败他的!”

 

隐瞒不是个好选择,这会对她寻求盟友的目的造成阻碍,但是Loser!Frisk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

 

长痛不如短痛,而且也是为了在这段时间内不让众人和Sans有什么小纠结,影响自己的行动,Loser!Frisk对自己强调。

 

但她也并不否认,在来到这个与曾经的自己的世界最为相似的时间线,看到与过去最为相似的事物,都给她带来了一丝触动。

 

Loser!Frisk的含糊其辞让众人倍加疑惑,但一个可能的威胁已经摆在了面前。Asgore率先对所有人说:“今天大家都很疲累了,先去休息吧。明天Undyne、Alphys还有这位Fri…sk?”

 

“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L,鉴于你们已经有了一位Frisk了!”

 

“好的,L。请你们明天来王宫一次可以吗?我需要做一些安排,也需要询问一些细节的问题。”

 

“当然,Asgore。”

 

“哦,好,好的,陛下。”

 

“没问题!噗!咳咳…”

 

“那么,Tori?”Asgore询问似得望向Toriel。

 

她有些犹豫。

 

当然不是因为她曾经和这个毛茸茸的小崽子的矛盾,在面对未来时,她不会为过去所困。

 

而是因为那个自称是Frisk的女孩。从她复活之后,她仍然在不停地咳血,她的时间被固定住了,这是否意味着不久之后她又将死去?她想再尝试一下,也许她可以治愈她?可是,除了见证她的出现、死亡与复活,他们还是对她一无所知,甚至她所说的都无法考证。

 

她是未知。

 

而她想要保护的却是所有人。

 

她能够相信吗?

 

“孩子,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居住在遗迹呢?Toriel的询问还未问出口,就听到了Papyrus充满活力的声音。

 

“Human!呃…L你真的来自另一个世界吗?”

 

“没错!虽然准确的说不是世界而是时间线。”

 

“WOWIE!这真是神奇!”Papyrus的眼眶里有许多好奇,“Human…L!你愿意和我讲讲吗?”他又低头向他的兄弟征求意见:“Sans,我可以邀请Hu…L来我们家里住两天吗?”

 

Sans稍稍沉思了一下,几乎没有人察觉到他短暂的沉默。他耸耸肩回答他的兄弟:“当然没有问题,bro。只要她同意的话,我们的家里是可以再多招待一个孩子的。”

 

Papyrus注视着Loser!Frisk,在她的眼中——当然,别问她是如何看出的——他凝视着她的眼眶中好像盛满了星星。

 

她拒绝不了这个,她相信也没有人能拒绝这个。

 

她的脸上挂着最为灿烂的笑容:“WOWIE!可以吗?我真的很荣幸去最伟大的Papyrus的家里做客!我们是朋友了吧?”

 

“当然啦!WOWIE!伟大的Papyrus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有了一个好朋友!”得到一个比他想象中更好的答复的Papyrus迫不及待地给了Loser!Frisk一个紧紧的拥抱。

 

她一头撞进了久违的温暖的怀抱,她想说点什么,但是大口大口的血淹没了她的话语。她明白了为什么Papyrus突然变得这么暖和,是因为她再一次的冰冷了。

 

抱着Loser!Frisk的Papyrus突然有了一丝细微的感觉,他放松了自己的手臂,女孩顺着他放松的力道瘫软了下来,已经失去了气息。他慌乱地看向他的兄弟,Sans凑近了过来,安慰他:没事的,bro,她过一会儿会再醒过来的。”旁边的Frisk也使劲地点了点头。

 

Papyrus在他们的安慰下镇定下来,然后他的头脑中灵光一闪,他打横抱起了Loser!Frisk,对Sans和Frisk招呼到:“Sans!Human!快点跟上!我要让我的新朋友在醒过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伟大的骷髅兄弟的家!”

 

Frisk询问似得望向了Toriel。她微笑着,点了点头。得到同意的Frisk兴奋地拉住Sans的骨掌,拖着懒懒散散的骷髅追向他的兄弟。

 

“哦,kiddo,慢一点。”Sans踉踉跄跄地跟上他们的步伐。

 

目送着Frisk还有骷髅兄弟离开,Toriel发现Asgore还在注视着她,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对Asgore露出一个微笑:“走吧,小崽子,我们还有许多事要谈一谈。还有你。”她摁住了Flowey偷偷放松了的藤蔓。

 

其他人也都三三两两地准备离开。

 

“Blooky,请稍微等我一下。”Mettaton说着走向Alphys,“Alphys博士,明天下午我会去找你,我有些事希望和你商量一下。”

 

“哦,好的,Mettaton。”


发表于2017-10-14.43热度.